致 星雲大師

0

敬愛的師父:
深深地感恩師父對我及家人的愛護和照顧,您日理萬機,還常常想到我們。師父是老人家,應該安享生活,但每天都牽掛國家大事,人間小事,很辛苦,可惜弟子卻無能代勞。我已垂垂老矣,但我的子女都是師父的弟子,若有能做的事,您儘管吩咐,他們會盡心盡力的。
趙寧早逝,我傷心至今,他的三名子女多蒙師父眷顧。目前,大女兒已從香港中文大學畢業,在台北工作;大兒子考大學時,差一分就是全滿分,香港中文大學給他全額獎學金,但他在二年級時因病休學返台治療,校方原規定只能保留兩年學籍,但對他破例無限期保留學籍,明年一月準備由他母親陪同再回香港把學業讀完。他在台北療養期間透過網路幫美國科技公司做些計畫,美方願出旅費要他去美國參訪,但他不能坐長途飛機所以未能成行,他另外還寫了一本英文小品最近榮獲亞馬遜為他出版; 小兒子讀「應用音樂」,只有輔仁大學和台南藝術大學有這個科系,他兩校都高分考取,最後選擇就讀輔大。高中畢業時,他寫了一首畢業歌,並拍成影片,他不但自己作詞作曲還兼彈奏主唱,全校師生都在唱他寫的歌,有電視台要訪問他,他很低調沒有接受。小孩子託師父的鴻福,沒有辜負師父的大恩,只是他們比較缺少人際關係、不夠活潑。萬分感恩師父十年來供給他們學費,生活方面還有叔叔們幫助,而我是海軍遺眷,也有些微俸給,請師父不要掛心。只盼望他們快快長大成人,能孝敬師父,也為師父的志業盡棉薄之力。
師父的大作我一一拜讀過,書中所言我都有同感,因我也是飽經戰亂的人。抗戰軍興,我只有十四歲,國恨家仇的創傷永難忘懷。我生在西安,曾兩度返鄉,江山依舊人事全非,徒增傷悲。我和師父一樣,是「台灣的中國人」,您說出了我們的心聲。師父的文字裡記載了師父的生平,令人羨佩師父對世人的貢獻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您是人間的至聖。我們都願效法師父的浩然正氣,不畏強權,助人為善。我很希望師父能教導我在人生餘下的日子裡,還能做些什麼有益的事。
我在高雄左營居住了廿年,佛光山初創時,我和先夫捐了一尊觀音菩薩像,現在陳列於大雄寶殿。搬來台北數十年以來,我一直在家中供奉觀音菩薩,數月前,蒙慈莊法師把她供養了三十多年的觀音雕像,割愛予我,使我銘感於心,我會虔誠地禮佛,永遠與菩薩同在。時不我予,近幾年視力等都力不從心,給師父寫些微小的事,只是表達我的感激,因我不擅言詞,在師父面前不會表達謝意。我也希望師父少操點心,空閒時靜靜地聽聽收音機,欣賞美好的音樂,想些快樂的事情。您已經對得起國家,對得起人民,您的每一名弟子和天下的老百姓都敬愛著您。
祝福您健康喜樂 福壽綿綿!
弟子 本有 楊覺苑拜上
2018.12.1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