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人心不古

0

文/黃珠玉
職場上一旦受挫,不少人選擇去開一家咖啡店。我通常不加進朋友們對那族群撻伐說是不具時代的競爭力,或是以「草莓族」包裝他們。我喜愛咖啡屋,雲集的咖啡屋是為我開設的連鎖人生講堂,其內形形色色的人是各領域的說書人,交由一杯杯咖啡扛馱上他們的人生百態,說著人世間喜怒哀樂的故事,偶也貼和了聽聞者的迷津,指出一個方向。有一回當我聽到一位婦人以「人心不古啊」結尾她的抱怨訴苦時,突想起自己的一個往事,在那天摩登風潮的咖啡屋裡我懷想古樸泡茶桌上的從前:
我到台南的偏鄉去找被暱稱為「獅子」的老友,即便現在她那不受控蓬鬆龐雜的頭髮已被馴服了,我還是叫她獅子。下了客運車,我步行小小一段路就被迎進了一間古厝,「歡迎歡迎,入內坐。」正在泡茶的長輩不待拉下捲起的褲管、衣袖就匆速站起來招呼我,「擱去拿一個杯子來」、「瓜子花生擱再倒一些」……一個板凳已經讓出來了。大家東南西北隨意聊,較多的時候我笑著點頭,因為像是他說:「就是那個阿九啊,那天他……」她說:「添嬸的媳婦生的是兒子,攏不記得……」我是接不上話的。
半個多鐘頭過去,我盤子上的瓜子花生殼堆得挺高了,卻沒見獅子來到客廳加入大家的「泡茶」,忍不住我禮貌問起是不是我的老友獅子還沒能得空。泡茶桌上起了一點小騷動,有幾位長輩說了一樣的話:「喔,妳要找的是去台南市上班的那位女孩啊?她的家還要往前走啦。」我跨出古厝客廳高高的門檻,屋內所有的長輩也都跨過,眾手指指點點:「妳直著走,在下一個巷口左轉,看到沒?就那個巷口,然後再……」
我想,那些熱誠、親切待我的長輩持的心就是所謂的「古」心,那個「古」不必是多麼遙遠的古昔,只要回到尚未有高鐵,也還沒有Google Map的那個年代。
我也曾經清楚識別了「今」心。
那天我慢慢騎著單車到住家附近的星巴克,迎面來的一位婦人兩手各提一個透明塑料袋,一袋是芭樂木瓜筊白筍,一袋是不知名的幾條魚擠擁在一起。她後邊一位男士提的一大塊看似五花肉的新鮮肉品就著透明袋子閒閒疊捲著,跟隨著新主人的手臂擺前擺後,像是躺回頭睡著回籠覺。和他們靠近時我微笑點頭說早上好,可能來自陌生人帶著笑容的招呼實在是太少有,兩人都是愣了好一下才綻笑容,那位男士在和我錯過身之後,從我的背後還大聲追上一句「妳好」。
接著要過一個沒有交通號誌的繁忙路口,我只能先跨下車等待機會穿越馬路。左右方多輛的汽車和摩托車各有各的本領和策略,有的爭先有的慢等,從我右手邊將要駛到眼前的一部敞著車窗的駕駛將刺龍刺鳳的手臂跨露在外,單手轉著方向盤慢慢移動運籌帷幄。我等得很無奈,隨口對他說:「好亂的交通啊。」他趕緊踩住煞車,讓手臂上的龍和鳳畫划著示意,並出聲說妳趕緊小心過去吧。我點了頭很快跨上車子,好想大聲說,誰說刺上龍鳳的手臂揮擺不出溫柔的對待?
我想今心和古心,只是如同現今咖啡配上講究的甜點取代了往昔茶飲和瓜子果乾的組合,表達心意的生態換去舊時風貌,樸厚真性情其實從沒有離去,只要張開的臂膀來自多元的胸懷,人心又何必要古。♣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