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巨木

0

文/張遠謀
我心中只有一株老樹
那曾矗立故居後院的白千層
沒辦法遮風避雨又愛流淚脫皮掉頭屑
他的抽長與我的抽條存在某種象徵
如果孤挺是我們的宿命
就要學會把土地抓牢
白千層是我的愛情啟蒙師
他撕裂自己讓我的情書更有觸覺
為了欲望對象填補主體的絕爽
精神創傷迫我超越一切客體
成長都是因為痛才有欠缺的欲求
老樹枝是毛球花軸
花殘後復活轉世重生
像是白髮老翁返老還童
煩惱化成沙沙落葉
激起父親多次砍伐的信念
我不捨就得像小沙彌天天拚命掃
很難沒有累乏偷懶片刻
堆積的心事終被一場暴雨氾濫成災
從此我的心中只有一株白千層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