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65】蜈蚣坡上埋孤魂(上)

0

文/陳復
他們三人在蜈蚣坡挖三個坑,把這三人的屍骨埋到裡面去。接著供上一隻雞,擺上三碗飯,陽明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跟死者祭告說:「這位老人家,不知你是何人?我是龍場驛的驛丞餘姚王守仁。我們都生長在中原,不知你的家鄉是何郡何縣,你為何想不開,要來做這座山坡的鬼魂呢?古人不會輕率離開故鄉,即使出外做官距離都不會超過千里。我是因為被流放來到此地,理所應當安居於此,你又有什麼罪過而不得不來這裡非死不可呢?我聽說你的官職只是個吏目,薪俸不過五斗米,你領著老婆孩子親自種田就會有了。為什麼竟然要用五斗米來換堂堂七尺的身軀呢?更不要說還要將你的兒子與僕人賠上了。你如果真的留戀這五斗米而來,那就應該歡歡喜喜上路,為何我昨日卻望見你皺著額頭,面有愁容,好像承受不住深重的憂慮呢?」
陽明接著說:「一路上常要冒著霧氣露水,攀登懸崖峭壁,走過層峰疊巒,經歷飢渴折磨與筋骨疲憊,再加上瘴癘侵其外,憂鬱攻其中,這種可怕的遭遇,難道能免於一死嗎?我固然知道你必然會死,可是沒有想到會如此快就面臨死亡,更沒有想到你的兒子與僕人 都這麼快跟隨你而去。都是你自己尋覓來的結果,還能說什麼呢?我不過是可憐你們三具屍骨無所歸依,特別過來埋葬罷了,卻使得我引起無窮的感傷悵然。
唉,真是悲痛啊!縱然埋葬你們,那幽暗的山崖上狐狸成群結隊,陰森的山谷中毒蛇粗如車輪,這些傢伙必然會把你們埋葬在自己腹中,不致使你們暴露在外。你已經沒有一點知覺,但我與你同為天涯淪落人,對此怎能安心呢?自從我離開父母的故鄉,最終來到龍場驛,已經歷三個春秋。歷盡瘴毒的侵襲,勉強保全著自己的生命,主要是因為我沒有一天懷有憂慮悲戚的情緒在胸中。今天忽然如此悲痛,實在是因為我替你想得太重,而把自身想得很輕的緣故。我不應該再繼續替你悲痛下去!」
最後,陽明跟吏目說:「且讓我來為你唱首歌」,請你來側耳傾聽我充滿感情的歌聲,他使用「楚辭」的曲調唱著:「連峰際天兮,飛鳥不通;遊子懷鄉兮,莫知西東。莫知西東兮,維天則同。異域殊方兮,環海之中;達觀隨寓兮,奚必予宮?魂兮魂兮,無悲以恫!」
這首哀歌的意思是說:連綿的山峰高接雲天,飛鳥都飛不過來。懷念家鄉的遊子,到這裡已不知南北西東。縱然不知道南北西東,但我們頭頂上仰望的蒼天卻沒有不同,縱然置身於異域,離家甚遠,但我們都還是在這環繞的四海內。想得開的人就能無處不可為家,又何苦守候著故鄉那棟老屋呢?靈魂啊靈魂,你不要傷悲,更不要驚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