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舐犢情深】白菜裡的父愛

0

文/清秋
入冬以來,隔三差五地,年逾古稀的父親就會騎車去離家不遠的超市,買上幾棵飽滿的大白菜,放到自行車的後架子上,推著步行十幾分鐘,搬一棵來給我,再留紙條在電腦桌上:白菜放在陽台。父親知道我喜歡吃白菜,也清楚我和妻子每天早出晚歸,幾乎沒有時間買菜,就以這樣的方式送菜過來。
我家住六樓也沒有電梯,每次看到用報紙包得嚴嚴實實的白菜倚在陽台上,妻子就有些過意不去,多次讓我囑咐父親不用惦記著我們,周末我們自己可以買。主要還是擔心是父親歲數大了,千萬別因此累著了。
我也曾提醒父親,可他卻說:「我現在身體還可以,也不想整天待在家裡,去超市逛一逛、散散心挺好的,況且我幫你們送上樓,也可以鍛練身體。再說,知道總有人出入,小偷就不敢光顧了。」聽著父親的玩笑話,我卻能從他的眼裡,看到那分不圖回報的愛。而每次看到陽台上的白菜,我就會想起小時候。
父親是個勤勞節儉的人,記得那時每到冬天,他便用自行車運回來「一大車」白菜:腳踏板和橫樑之間可以放七、八棵,後車架放四棵,車座放兩棵,有時還要在車把上放幾棵。回來後整整齊齊堆放著,然後再去買一次,最終,幾十棵白菜堆在那裡,甚是壯觀。這就是我們家整個冬天的主菜。
那時放學回到家,吃著母親端上來熱氣騰騰的白菜,裡面有些粉條,再奢侈一點還會放點凍豆腐。我端著碗,大口大口就著白米飯吃得滿頭大汗,真是說不出的香甜。後來,冬天菜的品種多了起來,大白菜慢慢從「當家菜」的位置上退了下來。再後來,成家立業工作忙了,但每次回父母家,如果是冬天,我一定撒嬌地讓母親炒個白菜,那滋味,什麼也比不了。
如今,母親年事已高,也因多年的老年痴呆愈來愈嚴重,不可能做飯了;而父親,還一直想著兒子的喜好,怕我們沒時間買,甚至怕買得不好、買貴了,就時時買一些帶過來。很多時候,我也心疼父親,想說乾脆多買一些放在家裡,省得他爬六樓送過來;可後來一想,這其實是老人家表達愛的方式,他想要在力所能及的範圍,給我們多一點的愛,幹嘛非要拒絕呢?
白菜裡的父愛,不僅僅藏在白菜裡,更深深藏在父親的心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