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溫度

0

蕭安妤/高雄市五福國中三年十九班
還記得,有一雙手溫柔的扶持著我長大,小心翼翼的呵護,深怕我一不小心摔了跤──那是爺爺的手,一雙布滿厚繭、溫暖厚實的大手。
爺爺是個老頑童,自我有記憶開始,便是我的好玩伴。他愛玩樂高、捉迷藏和一二三木頭人,每當奶奶忙於家事、父母出門工作時,爺爺總是會拉著我,慈祥的問我:「小妤呀,來和爺爺玩樂高好不好?」而好動的我,常常迫不及待地搬出木桌底下的樂高,興致勃勃地嚷著要蓋房子。
一塊、兩塊、三塊,長方形、三角形、正方形,我試著堆疊出夢想中的房子,但它總是歪扭傾斜得不像樣。而爺爺的手彷彿具有神奇的魔力,他總是能讓方方正正的積木乖乖聽話,再用各種奇形怪狀的積木堆砌出尖尖的塔樓和長長的車子,對年幼的我來說,實在可以媲美現在建築師的巨作啊!
爺爺的手,是催眠的法杖,有時候毫無睡意的我,只要被抱著、拍撫著就會進入夢鄉。年幼的我因為缺乏安全感的關係,總是有些難以入眠,這時候,爺爺只要出動他布滿皺紋的大手,便能輕易的哄睡我,這是令眾人驚訝不已的神奇魔力,唯獨爺爺才做得到。
時光飛逝,長大後我回鄉的次數屈指可數,但爺爺總會在我們抵達時,伸出厚實的雙手迎接我們的歸來。兩年前,爺爺病逝了,回去時再也見不到爺爺有些佝僂卻高大的身軀,也感受不到他用那雙手組裝樂高時的熱情,但他那雙手上被時光鏤刻出的痕跡和柔情,卻深深地烙印在我心中,溫暖而有力的陪我度過一個個春夏秋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