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記憶】 臘八粥裡的微幸福

0

文/陳會婷
「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臘八節又快到了,想到香噴噴的臘八粥,那絲絲的甜意,勾起了我許多關於臘八粥的記憶……
幼年時物質匱乏,家家都很窮,但是每年臘八,奶奶都會竭盡所能熬上一鍋黏黏膩膩的臘八粥。她說,吃上一碗熱騰騰的臘八粥,一年都會順順溜溜,幸福甜蜜。
臘八的前一天晚上,奶奶就會把黃豆、芸豆、紅豆、麥仁和玉米碴用水泡上,第二天早早起來,添上一大鍋水,把這些食材加上小米、紅棗,一起倒進鍋裡,先大火燒開,再小火慢熬。我躺在被窩裡,聽外面呼嘯的北風,看柴禾的火光映照著奶奶那雙飽含盼望的眼睛,嘴裡像是念叨著好聽的歌謠。那粥在鍋裡不停地翻滾,隨著裊裊的熱氣,釋放出醉人的粥香。
這些年,嫂子煮的八寶飯我吃過,姐姐熬的臘八粥我也喝過,但感覺都不如母親做的臘八粥好吃。
長大一點後,母親接替奶奶熬煮臘八粥,巧手的母親總會早早地精心挑選各種雜糧,在臘八節這天充分地熬煮。還沒有起床的我們,依稀聽見母親拉風箱的聲音和鍋碗瓢盆碰撞的聲響。母親的火候總把握得恰到好處,起床後,看著瓷碗裡紅潤的臘八粥,各種脹鼓鼓的豆粒珠圓玉潤,在黏糊糊的稠液中瑩瑩地透著亮光,煞是誘人。「盈幾馨香細細浮,堆盤果蔬紛紛聚」,升散開來的熱氣裡,彌漫著甜絲絲、香噴噴的味道,不等入口,感覺已經甜到了心裡。
俗話說,「臘七臘八,凍掉下巴」,可吃著母親做的臘八粥,心裡卻是暖的。不要說豐富的營養,單是那入口難忘的滋味,就足以讓人幸福一生了!
如今母親老了,頂上青絲變成了白髮,她從繁重的家務中解放出來,生活上的事情多聽從兒女的安排,我也開始代替母親熬煮臘八粥。我會精心準備食材,仔細清洗浸泡,在鍋前用飯勺順時針不停地攪拌。經過長時間的熬煮後,一家人圍坐在一起,盛上一碗熱騰騰的粥,不只是香甜的味道,更氤氳了一個家庭暖暖的幸福。
無論在艱苦的年月裡,吃上一碗臘八粥,滋潤果腹;或是在今天,手捧滾燙的臘八粥,暖心熱身,都是一種微幸福。醇厚香甜的臘八粥入口,猶如暢飲一杯醇醇紅醴,醉了悠悠鄉情,暖暖鄉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