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收季節】 芋頭的滋味

0

文/簡秀衣
母親買了一小塊田地。田地後方有一小塊地被台電徵收,蓋了高壓鐵塔,但除了鐵塔的四根大柱子外,中間的土地還是可以種植利用。所以,母親一接手這塊田地後,便開始計畫如何使用。
田地雜草叢生,第一步當然是除草。現代人為求方便快速濫用除草劑,對土地無疑是一種傷害,更何況母親種植的蔬菜不多,又是自己要吃的,當然選擇人工除草。只是,一開始並沒想像中順利。
鮮少耕種的我們什麼也不懂,只是努力地把土翻開,蓋住雜草,雖然只有一小塊面積,但母親和弟弟也忙碌了好幾個下午,完成後我們都覺得非常滿意。沒想到,隔壁的鄰居阿婆一聽,簡直要笑掉大牙。
她說,我們沒有把草的種子與根挖出來,雜草很快就會再冒出來。最後,連阿婆也一起下去幫忙,教大家用小鋤頭跟鏟子,一根一根地把草連根挖起,接著再把土翻鬆。除完草後,母親決定種芋頭。一來,芋頭生長期長,不用一直重新種植;二來,綿密香甜的芋頭,甜鹹料理皆宜。
就這樣,一行一行的芋頭田,在大家的努力下慢慢成形。天氣舒爽的傍晚,母親會到芋頭田拔拔草、澆澆水,像照顧寶寶一樣細心呵護。我跟姪女有時會陪著母親一同前往,夕陽餘暉下,坐在田埂邊聽音樂、聊聊天。四周圍繞著金黃的稻子,收割後遠方白鷺鷥覓食的景象,就像是一幅畫。
就這樣過了將近一年,總算到了收成的日子,收穫還真不少,大大小小都有。母親留下一些小芋頭當種苗,將大芋頭分送給鄰居、朋友,剩下的煮成甜滋滋的芋頭湯或者芋頭稀飯,甚至是母親拿手的芋頭粿。芋頭香甜濃郁的滋味,讓鄰居跟家人都大為稱讚,母親也笑得合不攏嘴,耕種的辛苦化成甜蜜的滋味,愈吃愈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