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台東北亞篇 東北亞和平協商 對兩岸啟示

5

七日到十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四度造訪中國大陸,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此一會晤發生在美國總統川普發出將二度與金正恩進行高峰會的聲明之後,因此,北韓問題可以視為中美共管東北亞安全的成形,也能視為美中貿易戰節奏的重要因素。
當前,中美朝對於無核化的聚焦基本有共識,但是和平保障尚無談妥。過去由這三方所簽署的停戰協議,應該要如何幻化成簽署和平條約?具體談判的過程需要三方協議,顯然,中國大陸以美朝協調方的角色來進行。因此,中朝之間需要先擬定美朝談判的推演腳本。
此外,中國大陸的不結盟政策,也不能直接面對中美開戰,必須有俄羅斯的安全因素納入。東北亞也是俄羅斯的經濟發動區,俄國也不希望有戰爭。中俄之間有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的戰爭通報機制,以及中俄海上與陸上的聯合軍事演習的協作經驗,美國不可能刻意忽略中俄聯手的可能性。
無獨有偶,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日前在為父親掃墓上香之際,誓言要在任內完成日俄和平條約的簽署,俄羅斯總統普亭曾經表示願意和日本簽署和平條約,只是目前條件尚不成熟。如果是依照一九五四年的日蘇聯合宣言,俄方只能在和平條約簽署之後,歸還齒舞和色丹,至於日方要求須要一併將國後與擇捉一起歸還的訴求,俄方不可能在軍事優勢與戰勝的情況下答應。
因此,安倍晉三拉高談判條件主要是站在一個談判的策略,最後是否會妥協而完成日俄和平條約的簽署,其中的變數在於中美較勁所產生的衝擊。
換言之,中美任何可能是軍事衝突,主要是在朝鮮半島,兩岸以及東海與南海。日前,日韓在日本海域的公海上發生緊張的軍事對峙,雙方至今在南韓控獨島日稱竹島)的主權爭議上無解。東北亞一直是衝突爆發的重鎮區,現在中俄同時崛起,與美國事實上可以共管東北亞的安全。如果可以在建立和平機制,並且簽定和平條約的基礎上,美中的貿易戰獲得緩解的可能性將提高。
總體而言,倘若安全是經貿的條件,經貿是安全的動機,中美俄成為東北亞安全的擔保者與協調者,衝突方似乎變成朝韓日三方,這讓日本與兩韓領導人都急於處理和平條約的問題,並且加速談判的進程。
由此觀之,兩岸之間若是衝突方,就是由美國來調解,而中國大陸是斷然不可能讓美國干涉,並且從中挑釁獲利的。兩岸復談如果是屬於兩岸之間的事情,那麼,蔡英文堅持以中華民國政府進行談判,雙方可以強調政府,而忽略國名國號的使用,北京有何反對的理由?反之,不接受談判的責任就在台北。
胡逢瑛(桃園市╲ 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