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話 願 眾生歡喜

0

文/妙南(佛光山叢林學院院長)
「院長,經文義理上課好像懂,下課卻忘光光!」「我過去習慣拖拉,雖然很想快一點,卻還是很慢,我怎麼樣才能人生三百歲?」「和人互動好難,有沒有辦法讓人緣變好?」期末,和各班學生座談,看著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有著不同的語言、文化、思想、生活習慣,一心融入修道院這座大冶洪爐,為遇見更好的自己奮鬥著。
但是,想到大師在初到台灣時,也不過就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僧人,當時戒嚴的台灣,做事肯定更困難,他怎麼能突破?於是在大師的《全集》中,找到當時他在《人生雜誌》上發表鏗然有聲的文章:「相信青年們做事,不一定就比老年人差!起來吧!佛教的青年們。」(〈中國佛教與佛教青年〉,一九五一年)、「我們要以青年擔當起中興佛教的任務,要讓青年來做佛教建設的工作。」(〈佛教青年面臨到時代的考驗〉,一九五二年)感受著大師當時為了佛教的熱情和勇敢,讓衣食沒有著落的他,開拓出世界弘化的版圖,那該是怎麼樣的決心和使命?!
於是,我問大師:「怎麼知道自己會成功?」大師淡淡的說:「為了佛教,去做就對了,想那麼多做甚麼!」的確,大師不但做,而且歡天喜地的做,當時被政府以匪諜為名,被抓到監獄關起來,他英勇無懼;為了改革、創新佛教走入人間,帶著青年唱歌、舉行佛化婚禮,被批評為佛教的大魔頭;為著佛光山的遍地荒涼麻竹,他親自帶著學生開天闢土、講學授課、會客說法,問大師:「這麼多困難,怎麼還能這麼歡喜?」大師說:「不斷發心,發心就會歡喜,把自己交給佛祖!」
我心中一愣,好像是很簡單的道理,但大師的發心,始終不離開大眾,而我們的發心,卻視野載小的留在自身的喜怒哀樂上;大師的願力如日月,排山倒海的為佛教力挽狂瀾,而我們的薄弱的心力卻如螢光,還在自私自了的知見中。大師幽默的說:「去阿彌陀佛那裡也要有條件耶,不然阿彌陀佛也不給進去!」那進入人間淨土要具足甚麼善根福德因緣?大師說:「要正派、要明是非、心中要有大眾!」
於是,大家開始練習發願,只有眾生歡喜、才得以遇見更好的自己;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如同一千六百年前的法顯大師,如八十年前的星雲大師,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留學僧,背負著不是個人的喜樂,而是大眾的慧命,如此一來,誰還能輕慢懈怠起來?現代青年僧,如是自我惕勵著,願眾生歡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