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過勞惡名 鼓勵員工睡飽

0

編譯/潘楠慕
迄今為止,日本仍以加班和過勞死聞名。日本政府已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並亟欲擺脫惡名,採取各項措施要求企業予以改善。為了減少員工加班、熬夜,許多企業各出奇招,包括設置專供員工在工作時間睡覺的臥室,以及早睡獎金。
日本職場長久以來的文化,已導致許多員工睡眠不足。專家使用健身追蹤裝置在二十八個國家進行調查後發現,日本的受測者平均每晚睡眠時間只有六小時三十五分鐘,比各國平均水準少了四十五分鐘。
相較之下,芬蘭的平均睡眠時間達七小時四十五分鐘,比日本人的睡眠時間多出將近一個小時。愛沙尼亞、加拿大、比利時、奧地利、荷蘭和法國人的睡眠時間都相對較長。
另外,醫療照護產品製造商富士的調查顯示,二十歲以上的日本人裡,高達九成二認為自己睡眠不足。
醫學專家指出,失眠將導致員工急躁易怒、生產效率低下。據推算,員工失眠的狀況,每年導致日本經濟損失達一千三百八十億美元。
日本政府了解,勞動者得到充分休息,對個人和工作的益處,日本厚生勞動省建議,所有適齡勞動人口午後都應午休三十分鐘以上,這個建議隨即獲得政界和企業界的認同。
在當局的呼籲下,日本愈來愈多企業採取措施,協助應對普遍的失眠狀況。在各項產業中,最早、最主動採取措施來解決員工睡眠不足的是科技新創公司。
資訊科技(IT)服務供應商Nextbeat公司,就在東京的總部設立了兩間「戰略睡眠室」,分別提供給女性和男性員工使用。這個精心打造的睡眠室,除了會釋放有助入睡的香氣,還以各種設備隔絕噪音,確保員工能夠在不受打擾的情況下補充睡眠。此外,手機、平板電腦和筆電等行動裝置,都禁止攜入睡眠室。
Nextbeat的董事會成員澄川惠美子表示:「睡覺非常重要,這和均衡的飲食、健身一樣,有助身心健康,並且能夠提升工作效率。」
另外,Nextbeat也要求員工,除非特殊狀況,一律在夜間九時前下班,並且盡量減少加班時間數。研究指出,日本惡名昭彰的「過勞死」狀況,主因之一就是過度加班。
另外一家新創的婚禮規畫公司Crazy,也設計極有創意的措施,鼓勵員工減少加班,充足睡眠。該公司透過應用程式記錄每位員工的睡眠時間,每晚達六小時者便可獲得積分,並根據積分高低提供不同獎勵,例如免費的餐點。
日本的職場風氣,隨著多起震驚社會的過勞死事件以及政府的呼籲,已開始轉變。即使在尚未正式允許員工在工作期間補眠的公司,員工在疲倦時也可以在座位趴著休息片刻,不會因此受到懲罰。許多公司已認同,上班期間小憩並非偷懶,甚至可能代表員工相當盡職,才會在疲勞累積後需要適度的放鬆。
北韓奴工處境惡劣
國際社會高度關切
自一九四八年起,北韓開始輸出勞工,且持續擴大海外勞工派遣規模。這項作法最初的用意是政治因素,藉此取悅友好國家,後來成為賺取外匯的手段。
最初北韓派遣勞工的主要目的地是蘇聯,後來還輸出至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亞洲各國以及東歐國家。北韓勞工的工作,除了勞動性質的建築業,也涵蓋餐飲、漁業、紡織、旅宿業、IT業、醫療等範圍。據統計,北韓向世界四十餘個國家至少派遣九萬三千名勞工,每年匯回祖國十二億到二十三億美元。
然而令人詬病之處在於,這些勞工被視為國家資產,他們的薪資幾乎全數需繳交給政府。由於海外北韓勞工的競爭力在於工資低廉,他們所處的勞動環境多數極為嚴苛,待遇也相對極不公平,包括居住品質低落、工時過長、行動受限、醫療資源短缺等。
這種血汗勞工的狀況遭披露後,已引發國際社會高度關切,聯合國也作出制裁決議,禁止使用北韓勞工,即使是一直與北韓保持友好關係的中國大陸,也開始撤回北韓勞工的引進。
聯合國報告指出,北韓確有強迫勞動等情事,嚴重侵犯人權。另外,那些為了節省人力成本,明知北韓勞工困境卻仍予以引進的國外雇主,也等於是迫害工人的共犯。
除了聯合國要求國際社會應正視北韓人權問題,許多人權組織也大聲疾呼,希望世界各國協助提升北韓勞工的權益,除了政府應嚴格遵守聯合國決議,企業也應該全面配合,不得再有貪圖低成本而非法引進北韓勞工之情事。此外,消費者也能夠貢獻一分力量,包括抵制血汗勞工生的產品等,以盡早解決北韓奴工問題。
傳統職場充斥不公
南韓企業迎向改變
南韓與日本相同,職場也充斥過勞風氣與不公平待遇,甚至曾被冠上「地獄朝鮮」的惡名。隨著勞工權益日漸受到重視,政府也矢言改革,新興企業已開始思考新的彈性工作方式。
過去,多數南韓勞工想要取得工作和生活平衡有如天方夜譚,每年平均工時一度高達兩千一百一十三小時,甚至高於日本的一千七百一十九小時。研究指出,這種現象源自企業主的權力過大,勞工幾乎沒有發言權,對於加班要求往往只能逆來順受。
此外,薪資結構也是導致南韓工時超長的因素。許多人的薪資過低,為了謀求較高收入,唯一的方式就是加班。
除了工時不合理,企業漠視勞工健康問題,也是長久累積的弊病。近年來最知名的例子,就是二○○七年南韓最大企業三星電子的員工罹癌事件。在三星電子半導體工廠的一名工人罹患白血病身亡,後來調查發現,他的多名同事也罹患相同疾病。
這個狀況引發各外界關切,據員工權益維權組織Banolim統計,三星半導體與LCD廠員工中,超過兩百人罹患嚴重的血癌、狼瘡、淋巴癌、多發性硬化症,涵蓋十六種癌症。在社會輿論與政府當局的壓力下,三星電子終於在去年針對此事道歉,並承諾提供賠償。南韓逾十年的公民運動,終於取得重大突破,也提高民眾對工作健康風險的認知。
南韓總統文在寅在競選時,便承諾縮減工時,調高最低工資,國會議員已達成共識,把每周工時從六十二小時降到五十二小時。文在寅在今年的新年記者會上也表示,將持續努力爭取縮短工時。
南韓檀國大學經濟學教授金泰基表示:「縮短工時對幸福很重要,但這個議題需要和改善工作生產率的方法一起討論。若生產率未提高,員工不僅薪資減少,也會加重雇主的成本負擔。」
專家則呼籲,政府與企業必須提倡開放與自由的工作環境,才能讓年輕員工展現創意。一些南韓企業也開始改變傳統職場文化,例如取消不必要的會議,每天上班六小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