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讀史三忌

6

文/龔敏迪
閑來讀史為樂,其樂首需忌想當然爾。
比如,有學者說白起不可能坑殺四十萬趙卒,理由是沒那麼多人手去殺。可是一九九五年十月,山西高平城西北就發現了長平之戰屍骨坑,許多屍骨上有遭砍、射的痕跡,還有的僅有軀幹而無頭顱,均說明這些趙國士兵都是被殺死後掩埋的。白起除了坑殺長平四十萬,還在伊闕之戰殲韓魏軍二十四萬,上黨之戰斬首十三萬,溺斃者二萬;攻韓陘城又斬首五萬,早就積累了大規模殺俘的經驗。
《高平縣誌》載:「趙括乘勝追至秦壁,即今省冤谷也。其谷四周皆山,唯有一路可容車馬,形如布袋,趙兵既入,戰不利,築壘堅守……後趙括自出搏戰,以秦射殺之,四十萬人降武安君,誘入谷盡坑之。」百姓稱之為「殺谷」,唐明皇巡幸澤、潞兩郡,路過高平時,還見頭顱似山,於是命官員擇骷髏建廟壹座,此廟分正殿和東西耳殿,把村南之山改為頭顱山,更「殺谷」為「省冤谷」。
其次,忌人云亦云。
錢穆的《國史大綱》說:「舉烽傳警,乃漢人備匈奴事耳。驪山之役,由幽王舉兵討申,更不需舉烽。史公對此番事變,大段不甚了了也。」於是有人跟風說烽火戲諸侯子虛烏有,並補充說諸侯不可能同時趕來。雖然宋人唐庚就說過「司馬遷敢亂道,卻好;班固不敢亂道,卻不好」之類的話了,烽火卻早在《墨子·號令》中就有「與城上烽燧相望」之事,說明烽火在漢人備匈奴之前早已存在。
申侯是聯合戎人與幽王為敵的,所以舉烽火也並非不可能,諸侯不可能一時齊到,但鄰近的諸侯是可以很快趕到的。於是我覺得,錢穆固然是大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固然不錯,問題是自身不能是侏儒,不然,和平常人站在一起也沒什?不好。
再次忌,輕下結論。
歐陽修《歸田錄》說:「太祖皇帝初幸相國寺,至佛像前燒香,問當拜與不拜,僧錄贊寧奏曰:『不拜。』問其何故,對曰:『現在佛不拜過去佛。』」
有學者以為歐陽修把宋太祖和宋太宗搞錯了,因為宋太祖死後,花甲之年的贊寧才隨降宋的吳越王錢俶,奉阿育王寺真身舍利到汴京的,而且僧錄也是宋太宗封的。可是並不能就此排除他年輕時沒有到過相國寺,他留下的居天柱山偈:「四野豁家庭。柴門夜不扃。水邊成半偈,月下了殘經,雖逐諸塵轉,終歸一念醒,未知斯旨者,萬役盡勞形。」說明他並非一直生活在江南,雖然僧錄為宋太祖之後所封,但之後的歐陽修也並非不能以此相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