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DNA】兩根白髮

0

文/林思妙
「喔,兩根白頭髮!」心頭一緊,趕緊把它遮蓋住,眼不見為淨。
年輕時讀到「朝如青絲暮成雪」時,總覺得詩人太誇張;曾幾何時,我終於能了解李白的心境了。哎,時光太匆匆,雖知歲月不饒人,但發現白髮仍不免怵目驚心。
回頭感傷地告訴老公,他卻頗不以為然。他與好友們皆已白髮叢叢,所以,兩根白髮算什麼呢!但對仍黑髮濃密的我來說,卻是「不可承受之重」啊!
老公總告訴我:「你應該感謝父母的遺傳。」其實,老媽也曾頗受白髮困擾,這黑髮的基因,自然是來自老爸。
說起老爸,我心中就像有春風拂過一樣。年幼的我非常愛哭,在那個重男輕女的時代,可說是十分不討喜。但只有老爸,總是和顏悅色安撫著我,總讓我黏著他而從不嫌煩。
幼時,老爸常騎著腳踏車,載著胖嘟嘟的我騎上好長距離,就為了看一場電影,後座的我,總是看著豆大的汗水沾溼了他濃密的黑髮。現在想起來,似乎還能夠感受到那分熱切的心情。
就學時,每天不辭辛勞喚醒我去上學的人,也是老爸。每天一早,一睜開眼看到的就是他的那頭黑髮,以及殷切期盼的眼神。那是一段被愛喚醒的幸福時光。
即使當了外公之後,老爸仍然把女兒當成一個文藝青年。每次文章刊登,他總會興奮地打電話告知,並幫我保留好報紙,等我回娘家時,再慎重地把報紙交給我,彷彿是場隆重的頒獎典禮。而當我笑著接過來時,若發現他頭頂又冒出了一些黑髮,想必這陣子身心狀況都很好,就會感到十分開心。
拿起梳子,梳通頭部經脈。老爸對我這麼好,又給了我一頭亮麗黑髮,真不知該如何感謝他才好,只能好好保養這分「禮物」。我的三千煩惱絲,一點也不讓人煩惱,只因為,它是父親愛的傳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