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滋味】母親的家常菜

0

文/邢彥冬
前幾天,姐姐和姐夫婚姻亮起紅燈,姐姐一氣之下回了娘家。
第二天一早,我趕去母親那裡,迫不及待地詢問原因,不明白他們的婚姻怎麼突然就走到了離婚的地步。姐姐三言兩語想敷衍我,於是我拉她出了門,在商場、廣場、咖啡店消磨了大半天後,姐姐終於吐露了心聲,整個人也輕鬆了些。
當我們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家,遠遠就聞到一股撲鼻而來的香氣。一進屋,母親果然端著一盤燴酸菜從廚房出來。聞著熟悉的菜香,我心裡的陰雲散去一半,開始狼吞虎咽起來,母親笑著說:「慢點吃。」
不過去換件衣服的工夫,桌上已擺滿了我們愛吃的大拌涼菜、糖醋排骨,母親一邊說著:「多吃點。」一邊不住地給我們夾菜,姐姐也展顏開吃了起來。母親坐在一旁滿足地看著,開口說道:「你們喜歡吃就好,吃飽了就好……」
那麼平常的一句話,那麼簡單的家常菜,卻飽含著母親最樸素、最深沉的愛。
只有小學程度的母親,並不懂得什麼教育理念,我們卻都長成了讓她欣慰的樣子。而我們在成長中遇到的憂傷、煩惱,她也不懂得如何排解,只是把全部的愛融進了一粥一飯、一菜一湯裡。許多年來,母親的家常菜,是我內心最溫暖的堡壘,無論走過多少坎坷,腳步依然踏實而堅定。
獨自一人在外求學、工作的那些年,嘗遍了珍山珍海味。大大小小的聚會,身不由己的應酬,美食總是占據著重要的地位,我們在杯盤交錯間演繹著青春,尋找著存在感。直到流年輾轉,幾經世事,才發現那些所謂的美食,也只不過是人生的一處繁華,再耀眼也抵不過家常菜的幸福,來得真實、可靠。
很多時候,當我工作上受到排擠,交往時遭受猜忌,生活中遇到難題,生病時脆弱無依,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回到母親身邊,喝一碗清粥,吃一碟小菜,整個人便會元氣滿滿。母親的一句:「吃飯了嗎?」能夠融化所有的冰冷;母親那些萬變不離其宗的家常菜,勝過千萬句安慰的話,暖心又暖胃;而當母親舒展滿臉皺紋說:「喜歡吃就好,吃飽了就好。」彷彿,人生從來未曾負重前行,從來只是歲月靜好,一路繁花。
母愛的表達方式有千萬種,而我的母親一直用最簡單、最直接的方式,將最樸素深沉的愛融進食物裡,平平淡淡地,踏踏實實地,在長長的歲月裡,鋪滿幸福的味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