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政務官與行政中立

0

選舉餘波盪漾,由於政務官大舉南北奔波為自己的政黨候選人助選,甚至還有外交官遠從國外千里迢迢趕回來助選,放著政務不幹,比一般事務官更怠忽職守。考試院日前召開院會,有委員提議推動《政務人員法》草案盡速完成立法,規範政務官行政中立,以利國家長遠發展。
九合一選舉期間,從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總統府祕書長陳菊到部會首長台澎金馬跑透透,各處去助選,引發很大爭議。其實政務官下鄉輔選這次並非首例,在國民黨主政時期也一樣,這是長年以來各政黨便宜行事的慣例,由於行政資源多,政務官又多擁有高知名度,輔選往往有效。就是因為政務官掌握太多行政資源,便於公器私用,甚至公然以政策買票,實在有規範的必要。
尤其這次選舉,駐日代表謝長廷開了特任外交官返國助選的首例。特任全權大使的職務是多麼重要,在外代表國家,只有重大情事時返國述職,從來沒有因為助選而返鄉之事。台日關係千頭萬緒,在當前急迫需要解決之事多如麻,如台日漁業協定、漁民權益的保障、日本核食進口問題都有待和日本協商,而日本正在進行「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多邊會談,台灣想加入需要極大的努力,這些都有待駐日大使全力以赴,但是謝長廷卻放著這些急務不顧,跑回台灣助選,本末倒置。
每到選舉期間,由於政務官都必須遠赴各地助選,各部會的政務形同放空,競選期間有時拉長到半年,這期間政務官都無法專心於正業。過去還發生過外長、市長辭職擔任或兼任競選總幹事,還有行政院長兼任縣市長競選總部主委的,真是不倫不類,拿著國家名器為政黨服務,甚至參與政黨鬥爭,完全違背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則。這種現象隨著政黨競爭激烈,已經慢慢成為常態。
如果說常任文官和一般公務人員因為受到《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的限制,不能參與輔選或助選,那麼身負國家更重責任的政務官,更應該保持行政中立,畢竟常任文官和一般公務員還不至於像政務官擁有決策權力。有甚麼理由,常任文官必須遵守的規範,政務官卻可以例外。
根據《政務人員法》草案規定,政務人員應該遵守有關不得助選的規範包括:公正對待任何團體或個人;禁止對於特定政黨、政治團體或個人從事政治活動;禁止對於公職人員的選舉罷免動用行政資源。這項草案在馬政府時期已經送到立法院,但立法院至今還沒有審議。
台灣的選舉太頻繁,幾乎兩年就舉辦一次,由於政黨惡鬥激烈,不但社會對立嚴重、意識形態分歧,政黨為了勝選,政策買票或是中央資源獨厚同黨執政縣市的情況所在多有,為了選舉布局,在選前任意調派政務官和縣市長的現象,在這次九合一選舉期間尤其嚴重,如果這項惡例不阻止,只會使得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愈走愈回頭。
政務官行政中立是民主社會的起碼標準,台灣卻放任政務官不幹正務,為政黨奔波,傷害的不但是政府體制的運作紊亂、政務廢弛,更傷害了民主政治的發展。請立法院趕快推動《政務人員法》完成立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