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走廊】乾隆帝國史畫(6-3) 大英與大清帝國的接觸

62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1792年,喬治三世決定以為乾隆皇帝祝壽為名派出使團,他任命馬嘎爾尼(George Macartney,1737~1806)勳爵為正使,喬治.斯當東(Georgr Leonard Staunton, 1737~1801)爵士為使團祕書和副使。使團成員近7百人都是各領域的專家,如哲學家、外科醫師、機械專家、畫家、木匠、鐘錶匠、數學儀器機械工匠、裁縫、園丁、樂師、翻譯等。
使團此行目的為改善英人在中國的貿易條件,包括開闢新的港口、在茶葉與絲綢的主要產地附近獲取一塊租借地或一個小島供英國商人居住、廢除廣州貿易體系中讓英國商人難以忍受的種種不合理規定、通過雙邊條約為英國打開遠東的其他市場等等。另外,也包括向北京派遣常駐使節的要求,總的來說,這些要求與後來清政府在武力脅迫之下與英國人簽訂的條約內容幾乎一致。
1972年4月,東印度公司特派員先一步從倫敦出發,於9月抵達廣州。在這個中國當時唯一對外的貿易港口,他們將東印度公司董事長弗蘭西斯.巴林爵士(Francis Baring,1740~1810)的信交給兩廣總督,信中特別提到「天朝大皇帝八旬萬壽,未能遣使進京叩祝,我國王心中惶恐不安。今我國王命親信大臣公選妥幹貢使嗎嘎爾呢前來帶有貴重貢物進呈,天朝大皇帝以表其恭順之心惟願,大皇帝恩施遠夷,准其永遠通好……」。在接獲這封信後,兩廣總督立即上呈,由於翻譯的原因,馬嘎爾尼使團這次行程的目的被認為是向中國皇帝「納貢」,乾隆皇帝自然很高興,下旨「海疆各督撫,如遇該國貢船進口,即委員護送照料進京。」
同年9月25日,「獅子號」、東印度公司擁有的三桅帆船「印度斯坦」號和小型護衛艦「豺狼」號啟程,並於隔年6月抵達澳門南部的大萬山島。斯當東父子和馬嘎爾尼的一名祕書先前往澳門,約見三位先行出發向中國政府通報使團行程及目的的專員,而中國政府相當樂意接待使團一行,因為他們是前來「納貢」的。
有乾隆皇帝的諭旨在前,使團一行受到熱情的款待。後來,使團因為從海河出海口到通州這段水路吃水很淺,必須從軍艦換成中式的平底帆船。換船後,使團一行在大沽登岸,在海神廟就寢。也是在這裡,使團訪華過程中最重要的官員王文雄第一次出現,他全程陪同使團直到他們離開廣東,獲得稱讚,也成為第一位西方人繪製畫像、身份確定的清政府高官。
從大沽經通州到北京的旅程,經歷大船換小船,再由小船換馬車,歷時16天,使團終於在8月21日下午抵達北京城外。由於乾隆皇帝彼時正巡幸熱河,長途跋涉可能會對英國所「貢」禮物中的精密儀器造成損壞,因此安排使團先將大型的、易損的禮物安放於圓明園。
於是,使團分為兩路人馬,一路前往熱河拜謁乾隆皇帝,由馬嘎爾尼特使領隊,成員包括斯當東父子、「印度斯坦」號船長馬金托什、吧龍副官、克盧副官、溫德、吉蘭醫生、翻譯柏倫白等人。另一路人馬則留在圓明園負責其他工作。
前往熱河的使團一行經過長城,為這世界奇蹟驚歎,幾日後到達熱河行宮──避暑山莊,乾隆皇帝接見了馬嘎爾尼大使、斯當東父子以及翻譯柏倫白,並於9月17日,參加慶祝乾隆皇帝的八十五歲壽辰的盛大儀式,壽宴結束後,使團一行與乾隆皇帝先後回到了北京。
出乎人意料之外,10月6日,使團收到了必須在3天後離京的通知。最初使團被乾隆皇帝認為是前來納貢而受到禮遇,不僅一路上由沿途衙府供應肉菜米麵,還受到搭設彩牌樓等高規格的禮遇,但在拜見乾隆皇帝的禮儀問題上雙方初顯不快,加之英政府提出開放舟山、寧波、天津等地通商,並要求在舟山和廣州為英國人劃一小島使用,乾隆皇帝對此不悅。
收到通知後,使團一行只好整理行李回航,雖然從馬嘎爾尼身負的使命來說,此次中國之行是失敗的,但使團成員回國後所留下來的紀錄,以及製圖員威廉.亞歷山大所創作大量中國印象的畫作,毫無疑問,對後世擁有巨大的文史意義。

喇嘛畫像:清朝成立以來,滿漢的宗教習俗日趨接近,畫中的僧侶來自遠處的寺廟,俗稱「小布達拉宮」,靠近皇帝的熱河行宮。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喇嘛畫像:清朝成立以來,滿漢的宗教習俗日趨接近,畫中的僧侶來自遠處的寺廟,俗稱「小布達拉宮」,靠近皇帝的熱河行宮。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中國的戲劇演員:觀賞戲劇是中國人主要的娛樂形式之一,儘管沒有公共劇院,但各級官員自家都建有戲台,雇傭伶人戲班演出。使團回程到廣州,晚餐時皆有戲劇表演;畫中的人物是張飛。此外,特使團也注意到,許多女性角色是由男人來演的。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中國的戲劇演員:觀賞戲劇是中國人主要的娛樂形式之一,儘管沒有公共劇院,但各級官員自家都建有戲台,雇傭伶人戲班演出。使團回程到廣州,晚餐時皆有戲劇表演;畫中的人物是張飛。此外,特使團也注意到,許多女性角色是由男人來演的。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商人:這個人的穿戴在中國的中層階級十分
常見,無袖的絲質背心帶著一對絲絨衣領,
襪子是夾棉的,鞋上繡了花。這個小商人的
菸、菸袋、小刀和筷子全都掛在腰間,右手
挎著一個籃子,裡面擺了燕窩,準備賣給城
裡的有錢人。他的背後是杭州府。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商人:這個人的穿戴在中國的中層階級十分
常見,無袖的絲質背心帶著一對絲絨衣領,
襪子是夾棉的,鞋上繡了花。這個小商人的
菸、菸袋、小刀和筷子全都掛在腰間,右手
挎著一個籃子,裡面擺了燕窩,準備賣給城
裡的有錢人。他的背後是杭州府。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送葬隊伍:這使團是在澳門看見的一支浩
大的送葬隊伍,由一位僧人領頭,手執一根
香。僧人後面是樂師,吹著嗩吶和長笛,敲
鑼打鼓,接著是往生者的家屬和棺槨。使團
注意到,歐洲人視白色為喜悅和重生,中國
人卻當成悲痛和死亡。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送葬隊伍:這使團是在澳門看見的一支浩
大的送葬隊伍,由一位僧人領頭,手執一根
香。僧人後面是樂師,吹著嗩吶和長笛,敲
鑼打鼓,接著是往生者的家屬和棺槨。使團
注意到,歐洲人視白色為喜悅和重生,中國
人卻當成悲痛和死亡。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船隻的正面:由杭州府
往舟山的途中,由於兩
段運河的水位相差六吋
,船隻必須經過一段特
殊的航道轉換設計。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船隻的正面:由杭州府
往舟山的途中,由於兩
段運河的水位相差六吋
,船隻必須經過一段特
殊的航道轉換設計。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