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讀的圖畫書】接受自己的多種面貌

13

文/施佩君
讀《百臉先生》,不會感覺自己在「讀書」,除了那無可避免的翻頁動作。我像是坐在小劇場裡的觀眾,觀賞一部特別的獨角戲,並在戲劇落幕後發現原來舞台就建構在心裡,我也是百臉先生。
《百臉先生》的作者季斯蓮.賀貝拉(Ghislaine Herbéra)在繪畫之餘長期與劇團合作,設計舞台、服裝、面具和戲偶,因此可以熟練的運用各種象徵符號建構這個紙面劇場。為了讓觀眾聚焦在「臉」,舞台背景盡量簡單化,用一塊木板或紙板輕輕刷上白色顏料,毫不掩飾塗布不均的痕跡,再畫上一條或兩條黑線拉出空間軸,這是舞台區。主角只有一位──「這位先生」,他是誰?是人是獸是怪物?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將與戀人來場「面對面」的約會,所以他必須找出一張最適合的臉。接下來的試臉過程猶如川劇變臉,百臉先生的內心起伏也藉由臉相的轉變與肢體動作表現得淋漓盡致。特別的是,這一張張的臉相是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民族的傳統面具,它們曾經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發揮不同的社會作用,卻都一樣充滿異想、具有原始部族飽滿的生命力與創造力。而在這本書中,面具發揮輔助表演的功能,如同日本能劇、泰國孔劇、印尼的哇揚戲或中國的儺舞儺戲,為主角的情緒演進增添戲劇張力與驚奇感。
一層層剝開自己
劇本很簡單,百臉先生期待在約會時展現自己最棒的一面,他用患得患失的心情獨白解釋著,如果沒有找到適合的臉,他會沒自信,會疑神疑鬼,會覺得自己可笑而氣惱,會因為氣惱而擺臭臉,會因為氣到眼睛充血而口無遮攔……就像剝洋蔥一樣,百臉先生一層一層的剝開自己,從擔心到憤怒,從失控到羞愧,因為羞愧而難過,因為流淚而覺得孤單、空虛,什麼都不想做。而觀者也一層一層的移情、涉入,逐漸被虛無感籠罩,不由自己的回想起生命中那些被負面情緒包圍「絕對什麼都不想做」的時刻,也像百臉先生那樣枯坐著,睜著空洞的眼觀望生命的流逝。
據說洋蔥剝到最後是空心的,如果只著眼於「什麼都沒有」的虛無,流下的眼淚可真是毫無意義。可是《百臉先生》的劇情還沒完呢,接下來精采的轉折才是重頭戲。百臉先生因為什麼都不做而無聊,因為無聊而想事情,隨著思緒愈飄愈遠,有了好奇心,有了想像力,有了幽默感,他感到自由而喜悅,他哈哈大笑,所有的恐懼擔憂都飛走了。季斯蓮.賀貝拉一連用了好幾張笑臉面具牽動觀者的嘴角,在觀眾的心情隨著劇情舞動飛揚之際,她又一個華麗轉身,帥氣的為故事畫下句點:女主角出現,巨大的花朵遮住她的臉;門開時百臉先生跌坐在地上,頂著一個盒子,兩個人的臉都被遮覆了。但別忘了,他們可是要來場「面對面」的約會啊。因為愛,兩張臉合而為一張臉,變成一顆心,呼應結語「愛到面目全非也無所謂」──「面目全非」這四個字真是譯得有形象又有深意!
從愛的本質出發
紙面劇場的結束,沒有滿場的喝采聲,只有思緒的喧譁。面具又稱「假面」,顧名思義是「不真的」臉孔,但隱藏在面具背後的臉就是真實嗎?或者那只是一副拿不下來的面具?《百臉先生》翻轉傳統面具成一張張的表情,並用一個沒有頭的身軀承載,讓每一張面具放上去都成為唯一的真實──沒有背後的那張臉,如同宣說每一種情緒感受的都是真真切切,都應該在生命舞台上獲得一席之地。也因為不是唯一的一張臉,可以更換、可以轉變,一如人性的多重多樣,或許可以這麼說,《百臉先生》的喃喃自語是在告訴我們:沒有人應該被定義成一種樣子,情感愈豐富的人,呈現的面貌就愈多樣,而從愛的本質出發,一切都是被允許的,被包容的。
另一方面,我們在呈現真實的情緒感受時,不也像百臉先生一樣怪異、扭捏、尷尬,渴望著被看見又想盡辦法隱藏,或許是這樣的心情讓我們與季斯蓮.賀貝的《百臉先生》產生共鳴,在這場驚奇的試裝中,隨著百臉先生又哭又笑,現實與自我之間拉扯的壓力因此被溫柔的釋放了。
BRAVO!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繪圖/季斯蓮.賀貝拉 圖/大塊文化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