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校園 大器中山 三好有品

20
童軍在八里淨灘,做好事,以行動環保愛地球。

文/人間社記者吳仕英
圖/台北市立中山國民中學提供

活動多元 辦學成果豐碩

連續三屆獲選三好校園實踐學校的台北中山國中,以「大器中山人」為辦學願景,在校長周婉玲及全校師生共同努力下,以全人教育深耕學生的品格力、知識力、閱讀力、思考力、創造力、移動力等人生關鍵素養,成為有品質、有品德、有品味的大器中山人,與「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的三好精神相呼應。
一進入校園,就看見牆上貼滿了「三好校園實踐學校、閱讀磐石獎、台北市卓越科學教育情境體驗學校、台北市優質學校學生學習優質獎」等榮譽徽章,見證學校努力辦學的豐碩成果。
周校長表示,閱讀是一切學習的基本功,透過主動且廣泛的閱讀,可以厚植學生的思考力、學習力、語文力,以及情緒管理、溝通合作、問題解決等人生關鍵能力。為深耕學生閱讀能力,學校推出「每天晨讀十分鐘」、「班級讀書會」、「書衣設計」、「好書戲劇分享」等活動;還有強化自主學習與表達力的「中山金綻TED」及領域學習成果展,培養團隊合作精神的戶外探索體驗活動,以及優良學生社區打掃、童軍服務學習。再如參加國際教育參訪團,到新加坡、日本與當地學生進行國際交流,並擔任外國學生來訪的外交小尖兵等,讓學生充分展現才華,成為名副其實的三好學生。

三好校園中山國中,好書戲劇分享。

重視生活教育 成就典範

中山國中很重視生活教育,舉凡灑掃應對進退、待人接物、生活習慣、時間管理、自尊自信、自律自愛等,都透過日常生活點滴指導學生,期能培養「自律、自信、尊重、關懷」等能力,造就出「有品德」的中山學子。
「放大優點、縮小缺點、將功贖罪」是針對行為偏差學生的引導策略。校長舉例,有一次學生犯了小錯,校長便請他將功贖罪,在歲末依專長辦一個活動,老師再從旁給予必要的協助。那位學生知道自己的能力被肯定,在團隊合作中也看到自己的優缺點,潛移默化中改正錯誤。這種教育方法,與佛光山所提倡的「集體創作、共同成就」精神不謀而合。
生教組長游承翰分享,學校很注重學生的禮貌及誠實。禮貌是做人的基礎,學生見面要「說好話」;同時要學生做誠實守信的人,誠於中、形於外,自然會心存善念。老師多以鼓勵代替責罵,家長也努力配合,親師生都會以學校為榮。校方不斷的讓同學有可以展現自己能力的舞台,同學只要有好的表現,就可以在朝會時表演給全校師生看,使他們得到非常大的肯定與鼓勵。
周婉玲校長表示,學校目前有24個班,雖面臨少子化衝擊,卻能「逆轉勝」,創下連續六年新生額滿、連續四年新生第一波額滿的佳績,校方重視生活教育,成為典範學校,應該是主要原因。
優雅舒適的境教與師長們的用心經營,使中山國中學生生活教育表現極佳,零中輟、零霸凌、零抽菸、零幫派、零性平事件,無論是在整潔、禮節、秩序、服裝、儀容方面,都表現得讓各界刮目相看!中山國中連續三屆獲選三好校園實踐學校,就是最佳典範。

優良學生社區打掃,學習服務的精神。

讀報心得
照片的力量

《人間福報》刊登日期:2018年4月2日
嘉義崇文國小 六年五班張怡安同學
照片的力量很大,能夠傳達一個人、事、物的故事,甚至能改變世界!阿富汗戰區正躺著無數屍體,人人手裡有著無情的槍枝,那兒的世界很亂,然而,我們又能了解多少呢?只能透過相片略知一、二。

捕捉靈魂本質,撼動觀者心靈。

學會知足和珍惜
《人間福報》刊登日期:2017年10月27日第12版
桃園龍潭國中 703曾歆同學

「女兒的笑容讓我覺得付出沒有白費。一個近六千元的廚房組,說實話,我可以活一個月還有剩,這不是便宜的東西,但它卻能給我帶來一種莫名的滿足感,這就是孩子的魔力。 」——幸福的定義。
這篇文章告訴了我,也讓我學到知足。「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人人皆可為師,就連小孩也是,天真無邪的笑容,不是每個人都擁有的。看看現代社會,還有誰保有那樣的笑容。一個玩具,就能讓他露出這樣的微笑。想像自己三不五時就跟媽媽要買東買西,不是一樣物品就可以隨便滿足我的,現代人追求流行,別人有什麼,我也要有什麼,沒有,那就像是跟不上潮流,是一個退流行的人,去在意別人的眼光。我們應該學習文中的女孩——懂得知足。
本文作者熊‧爸爸在女兒要求買玩具的當下,他並沒有指責女兒,反而努力的去想,刪去腦裡的購物清單,就為了滿足女兒的要求。現在我沒有這一種經驗,但要買下一個近6000元的玩具,確實不太可能下手,那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數目,花6000元就只為了買一樣玩具,就只為了看到小孩一瞬間發亮的眼神。他這種想法我覺得很好,因為他懂得珍惜那一瞬間的幸福。我覺得這篇文章最值得學習的兩件事,就是知足和珍惜,我們都必須學習。
「簡簡單單的生活,家人不經意的微笑,就是我對幸福的定義。」

幸福的定義。

閱讀素養

閱讀有賴後天的教育
文/洪儷瑜(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系教授)

前兩期從108課綱和大考的考題談閱讀素養,有人可能會疑惑,台灣從80年代就開始推閱讀,從學前教育的親子共讀,到小學的班級圖書區、繪本閱讀、故事媽媽、閱讀教師、讀報等,還不夠嗎?
應該從2006年「促進國際閱讀素養研究」(PIRLS)談起,這是我們首次參加國際閱讀素養評比,報告出來後才發現我們過去推動閱讀的可能需要改進。PIRLS是針對小四學生的閱讀能力、興趣、行為和環境進行評估。台灣的得分雖在國際平均水準(500分)之上,但排名22名,遠落後於香港(第2名)、新加坡(第4名)。再把閱讀理解分成從由文章直接提取內容的直接理解,我們和香港、新加坡得分差距不大,但在對文章內容作詮釋和批判的理解,台灣與兩個國家的差距較大,這結果震撼了台灣閱讀教育和語文教學工作者。所以,我們根據當時的調查報告,發現台灣小學上閱讀課的時間比香港少,教師教導語文科的方式較傳統,且少指導學生運用閱讀策略。教育部就邀請主持PIRLS的柯華葳老師主持團隊,開始訓練國小教師如何在語文課實施閱讀策略教學,先是教導有層次的理解和提問,再是整合國內外文獻所支持的閱讀理解策略,並依據學童年級分低、中、高年級將不同閱讀理解策略列出「閱讀理解策略教學年級學習成分雙向細目表」,並分級提供教師培訓。在大家的努力下,我們的學生在後來PIRLS的成績進步了,2011年第9名(553分)、 2016年第8名(559分)。兩次的進步不僅顯現在總分,我們學生在高層次閱讀表現也明顯進步,且閱讀表現較好的學生比率也都逐次增加;另也發現小學教師教導閱讀理解策略的比率增加了,可見閱讀有教有差。
「閱讀能力不是先天的」,美國兒童健康研究院主任雷德萊恩教授(Reid Loyn)提醒這個事實,強調閱讀需要後天的教育。過去的教育,我們強調課本內的知識、精熟文本重於分析或理解,反觀資訊時代的學生所需要的是獨立閱讀和思辨,對所讀的文本要能解釋、批判,尤其是假新聞或爭議性的觀點,學生要能區辨甚麼是事實、甚麼是作者的觀點,在文本中作者用哪些內容說服讀者,學生也需要從他平時所學的知識來判斷作者的內容是否正確、推理是否合理與否等,這是國際間公認未來公民所需要的關鍵能力。國內二、三十歲以上的成人在學校求學階段可能未受過類似的教育,所以,看到108課綱所強調的閱讀素養、閱讀策略等所提出的教學示例和考題範例,會感到驚訝。
閱讀理解策略教學推動已有10年,近兩次的PIRLS結果也見證了台灣的學生有教就會,所以108課綱在語文領域的語文表現將有效的閱讀策略依據各年級學生的認知發展,分別放在小學低、中、高年級和國中、高中等五個階段,也將閱讀素養結合其他領域的學習表現。
閱讀有賴後天的教育,尤其是有效、正確的實施,當然只靠學校是不夠的,往後有機會再談家庭、社會如何有效地一起來推動閱讀素養的培育工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