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傳真 英國脫歐 歹戲拖棚

1

英相梅伊的脫歐協議草案,原訂於去年十二月十一日在國會表決,但幾經溝通,發現議員們完全達不到共識,草案不可能過關,於是梅伊緊急煞車,延遲到今年一月十五日投票,但仍以四百三十二票對二百零二票慘遭否決,締造了百年來英政府在國會受挫最嚴重的紀錄。
以常理論,政府的重要決策如被國會徹底推翻,即表示國會不信任內閣,此時首相理當請辭,重啟全國大選。
唯脫歐期間的英國政壇翻雲覆雨,無法以常理論,因此當工黨主席柯賓,在國會動員對梅伊進行不信任投票時,一月十六日的開票結果,梅伊卻以三百二十五票對三百零六票打了勝仗,得以續掌政權。
這齣脫歐歹戲沒完沒了,國內外人士看得一頭霧水,究其實,正因連英國自己也不知何去何從之故!不同黨派各有不同的脫歐想像,可是截至目前為止,仍無一套脫歐藍本具有足夠的凝聚力,才會一而再再而三,製造出各種自相矛盾的說辭和政治結果。
近兩年來的國際氛圍,助長一種一廂情願式的政治主張,不顧外界現實。如美國總統川普執意在美墨邊界築高牆,原揚言墨西哥政府須買單,後來發現根本天方夜譚,於是箭頭向內,演變成白宮與眾議院撕裂,致使行政部門癱瘓,受害的是領不到薪水的政府員工,以及美國社會各方面的負面影響,膠著狀態持續迄今。
而英國的脫歐戲碼也異曲同工,既要奪回移民政策的掌控權,限制歐盟人口自由進出;又要保留歐洲關稅聯盟,確保經濟穩定;還要避免南、北愛爾蘭出現硬邊界;更要維持北愛爾蘭與英國本島制度上的統一,無差別待遇。
問題是,這些利益考量彼此衝突,顧此便須失彼,難怪梅伊充滿妥協的協議草案送進國會後,受到多數議員的唾棄,然而投下反對票者心思各異,立場並不一致,因此投票結果只說明國會不要什麼,至於多數人要的是什麼,卻依舊混沌不明,更遑論英國國會通得過的脫歐條款,能否獲得歐盟同意,亦屬未定之天。
梅伊接下來的動作,是立即邀請各黨派資深議員共商如何修訂協議,預計在一月二十一日提出新版草案,經過一周的討論後,於一月二十九日再度交付國會表決。
不過柯賓已表態拒絕協商,因為梅伊不願預先排除「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也因工黨志在執政,無意對梅伊伸出援手;而梅伊之所以不肯讓步,則因自知一旦鬆口排除「無協議脫歐」,黨內硬脫歐派必將出走,造成保守黨的分崩離析。
換句話說,國家利益和政黨利益往往並不一致,而當兩者出現衝突之際,當前的政治人物似乎多以政黨考量為上,美國的共和黨與民主黨兩黨如此,英國的保守黨與工黨亦復如是。這恐怕是今日的民主政治愈來愈難凝聚共識,並產生選民信任危機的主要原因吧!
蔡明燁(英國/台灣研究國際學刊總編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