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風景】新娘

14

文/果媽
哥。最近剛下過雨,如果你們真想來看桐花,等過兩天吧,還有……這次的服裝設計稿,我恐怕趕不出來。
電話叩一聲,被輕輕掛上。
她轉了身,一身的白,像個新娘子,通體雪白的連身洋裝,下半身裡頭有襯裙,不至太過透明又增加了些許豐厚感,移動時,裙擺像思緒一樣,在山林間,被微風吹拂得不斷翻出一朵朵雪白的油桐花。
自從發生那起車禍意外後,她便搬進這裡居住,這裡,或許沒有家人,卻是她真正的家。已經二十多年了,別人眼裡,一人獨居的寂寥,卻是她宛如居住在白紗裡的盛宴,尤其在穀雨時節,油桐花盛開時尤是!當油桐花開滿山野時,有人說像雪,她卻覺得像極了新娘的白色婚紗,看起來是那麼幸福、恬靜與聖潔。
拿起電話座台上的竹編小包,裡頭有一罐清水、一團白嫩清香的飯糰。飯糰是用鄰居送的有機米製作,不是會脹肚子的糯米,裡頭餡料簡單但用心,有口感鬆脆的岩燒海苔、碎香的油條,還有自己醃製的爽口酸菜,最後以些許甘甜的梅菜作結。
拎著包,走出家門,將門鎖上,把某部分的自己關在裡頭。突然,屋裡電話響了,她愣了一下,看了眼已被收妥的鑰匙,嘴邊掛著微笑,帶著空出了位置的自己,步行到後山。
落了滿地油桐花的雪白甬道,不像紅地毯那樣鮮豔囂張,永遠帶著那麼一點理所當然的意氣風發,卻有種靜默的溫柔踏實,它不喧鬧,卻總能輕輕襲上來,蓋住一筐筐裝滿的心事,溫柔一如情人的默伴。
走了一會兒,纖細的身子被逼出一層薄薄細汗。她微喘著,隨意找塊乾淨的地方坐下來,取出飯糰與清水,專注凝望著眼前景致細嚼慢嚥起來。
她曾想拿油桐花入菜,還特地請教鄰居阿嬤,未料阿嬤聽了,馬上驚天動地喊起來。唉呦喂呀──那個不能吃啦!裡面有毒,吃了會死翹翹喔!妳想要學做菜,簡單,我教妳醃酸菜啦!我醃的酸菜世界一流,怎樣?還是妳想學醃筍乾、梅乾菜?她看著阿嬤,嘴邊慢慢浮出笑意。我都想學。阿嬤一聽,臉上立刻露出大咧咧的微笑。後來才知道,油桐花核果內的種子有毒蛋白與皂毒,如果吃了,會引起腹部抽筋、嘔吐、輕微休克……
原來不能吃啊。她小口、小口吃掉手中的飯糰。每朵油桐花只有一天的壽命,而且會在最盛開的時候掉落,所以每棵樹下,遊客們永遠可以撿拾到最新鮮、美麗的油桐花,就像那天一樣。
在賓客紛紛趕來祝賀的婚禮當天,她穿著婚紗,突然得知遲到的新郎再也趕不過來……
山間的霧一下子濃得不像話,她望著盛開即落的花,腦中快速閃過一道靈感!站起身,回途步伐輕快中帶點急促。
這次的設計稿,她或許趕得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