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迴廊】 再愛我一次

14

文/樂高
時序早已入冬了,卻還到處可見蚊子的芳蹤。昨兒個夜裡,又被一隻不速之客在耳鬢廝磨整晚,迷迷濛濛中,倒讓我想起足足二十年前,大兒子尚未滿月的那個深夜。
初為人父母的我們,堅持以母乳餵哺,一方面是深知有益母子健康,另一個著眼點在於節省開銷。而切實執行之後才發覺,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悅之外,擔心這小傢伙熱了冷了,尿了便了,餓了吐了,睡了醒了……二十四小時一動一靜都牽扯著兩人的神經,以至於在偶有的笑聲裡,更多的是哭不出來的煎熬與考驗。
寶寶實在不好帶,更何況沒有長輩在身邊指點的新手父母,更何況連月子餐也是我自己摸索一日五回湊合著料理產婦的身子,更何況這其中還包括了上班工作的九個小時。
喝母奶的孩子容易餓,即使半夜也常一兩個鐘頭就得驚天動地哭鬧著叫大人起床,夫妻倆輪流著招呼他,往往在交班後,一倒頭,自己就聽見自己打呼的聲音。
有一回,太太剛入睡,寶寶還在鬧脾氣,由我抱著哄他,好不容易等到他安靜下來,冷不防一隻蚊子襲來,嗡嗡嗡地飛飛飛著,就停在我環抱孩子的臂彎上,我既不能動,也不敢動,眼睜睜盯著牠叮著我,只見牠好整以暇地抬抬後腳,挪挪口器,相準方位扎了進去,接著乾癟癟帶著橫條紋的肚皮,一點點一滴滴的膨脹起來,變成暗紅色圓鼓鼓幾近透明的蓄血池,才心滿意足地也不知是吃太飽變得太重,還是喝醉了般,搖搖晃晃飛了開去。我還記得當時在心裡和牠的對話:「你盡量吸吧,吸飽了請你走人,不要咬我的寶寶,也不要吵醒我的太太。」
二十年了呀。
算一算該有七千三百多個日子,從五公斤的小娃兒到現在,腿啊手啊都壯過我的小伙子,真的是一點一滴拉拔大的,除了吃進肚子裡的,有多少是數不清,看不見的父母的愛在裡面。
孩子愈大愈不見得領父母的好,而孩子愈大,做父母的卻不得不給他愈來愈多的自主,忍受他愈來愈大的脾氣,承擔他帶來的,愈來愈多的變數與折騰。而孩子通常不懂,不以為,不在乎,不認同。
回首來時路,自己的輕狂少年也是讓老父老母焦頭爛額過的吧,自己的桀驁不馴也是教他們擔心受怕過的吧,如今除了苦口婆心碎嘴叮囑兒子,面對他們的無視,漠不在意,甚至撕扯父母的善意,也只能學著釋然,逼著自己,等他們成熟。
有著體貼孩子的父母是幸福的,幸運的。大多數青澀的生命,本來就是用於揮霍,揮灑,揮舞的,他們有自己的意志等待執行,他們有自己的疆土等待開闢,他們有自己的藩籬等待碰撞,他們有自己的血淚等待受傷。父母只能站在角落,盡可能地留意,卻不留痕跡。不論你是否心疼,不論你是否預見,不論你是否同意。
父母的心裡,躲著一隻寂寞而溫柔的獸,守著荒蕪的樂園,隨時等著歡迎昔日那個快樂靈魂的探訪;孩子的心,是個明亮喧囂的舞台,任由想像和未來摩肩擦踵,還不到過去登場的時辰,也沒什麼空間閒暇邀請父母前去叨擾。
懂了,就沒什麼不滿和遺憾。
但是呀孩子,你能學著多去體諒父母的用心和付出嗎?還記得小時候的你有多愛他們嗎?你們的茁壯和他們的衰頹是在同一個時空進行著的,縱使父母的心永遠都在,但是,會有那麼一天,父母再也不在身邊,儘管你們正在為自己的未來搏命;為了以後將沒了父母的那個未來,也許,你會願意,捨得多給他們一點包容和笑容。
縱使父母不會計較,但是,他們會感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