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地址的學校 】越西養生三昧

2

文/趙莒玲
走!請妳吃口味獨特的「越西漢堡」。葉如翠老師是大營盤學校數一數二的「吃貨(老饕)」,我眼睛亮了!心想,跟著她準沒錯。
下山到越西縣城後,葉如翠領著我朝西街走去。突然停在一輛載著一只鋁合金烤箱的三輪推車旁,指著用碳火燜烤的土豆(洋芋):「怎麼賣?」老板答:「大的三元(人民幣),小的兩元。」
東挑西揀,她選了一大一小,付錢。老板熟練的用小刀刮掉土豆一層烏黑外皮,剖開一半,連珠炮地問:「要不要加大頭菜?辣椒麵?葱花?香菜?」她爽快的大手一揮:「把配料都放進去,這樣吃起來才過癮嘛。」
川味,無麻辣不歡
給!葉如翠把大的烤土豆拿給我,眨眨眼:「這就是『越西漢堡』。」哇啊!看我張著大嘴,她垮下臉:「可別嫌它其貌不揚。它的外型和漢堡可像著呢。」我被她逗得只能笑納這份「土產」。一口咬下,酥鬆軟綿、辣勁夠嗆,但不太對味。
有天早餐,學校廚房剩下一些白煮蛋,我隨手取了四顆,拿到老師辦公室和劉艷、葉如翠分享。劉艷開心地打開電暖爐,邊剝蛋殼邊問:「有沒有海椒?」什麼是海椒?我這一問,葉如翠可樂了。她立刻搬出典故:「我們的辣椒叫『海椒』,因為它是從外國經由海道傳入中國的。怎樣?四川人有學問吧。」
聽懂後,我轉身到廚房向黃大廚討了一小包海椒。興沖沖拿給劉艷時,葉如翠攔下打開,低頭聞了聞,丟出一連串問題:「有沒有放鹽、味精、花椒、雞精?」
見我發傻,她洋洋得意地打開話匣:「我們這裡吃東西沾的佐料是『辣椒麵』,剛才講的就是必備的基本配料。像吃火鍋時,『乾碟』酌料就是指辣椒粉、花椒粉等組合的辣椒麵,『油碟』則是醬油、醋、豆瓣醬等混合的酌料。」說完,她轉身前往廚房調配辣椒麵時,猛然回過頭補一句:「對了,妳上回吃的『越西漢堡』就有加辣椒麵耶。」難怪,我那時總覺得味道說不出哪裡不對勁。
這時,對食材頗有研究的陶林老師,兀自下個總結:「川味,就是『無麻辣不歡』。」麻味指的是?我追問。他看我真不懂,耐住性子回應:「就是花椒啊。它可是川菜烹調飲食的一大特色呢。」
冬吃蘿蔔,
不用醫生開藥方
劉艷忍不住插話:「四川氣候潮溼,飲食中必須加入麻辣味,才能去寒氣。花椒,能除體內溼氣。所以,每道川菜幾乎都會撒一大把花椒。」那瞬間,我總算搞清楚,因自己長期不愛吃摻合花椒烹煮的川菜,腿部才會出現一顆顆膿包的「溼毒」症狀。
葉如翠取回辣椒麵後,津津有味地邊吃烤蛋邊考我:「妳知道四川的辣和湖南的辣,有什麼不同嗎?」我搖頭,她以權威口吻說:「川菜大多用曬乾或磨成粉的『乾椒』或辣豆瓣醬調味,湘菜偏好以新鮮的『溼椒』入味。」她這一點撥,我長知識了。
從外頭踏進辦公室的雷麗老師,聽到我不太能吃辣,大方的拿一根外形肥美的白蘿蔔,跟我分享:「嘗嘗看,這是越西的水果蘿蔔,甜又脆,可以生吃。妳要是怕辛辣味,就沾蜂糖(蜂蜜),能降火氣和降血壓喲!」
我將信將疑表情,劉艷忍俊不禁。她直截了當地用水果刀切下一小截白蘿蔔給我,說:「有句古諺『冬吃蘿蔔夏吃薑,不用醫生開藥方』,講的就是冬天吃蘿蔔具有養生功能,更何況是甜的,儘管放心吃吧。」經她保證,我一口咬下,滋味真的很爽口。
經歷因排斥花椒味而得病,到明瞭冬季吃蘿蔔有助健康,我深刻體悟,在異地若想服水土,最保險的作法就是入境問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