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美國智庫與台灣外交

3

執筆人:郭壽旺實踐大學副教授
「口譯哥」派駐美國一事,引發美國智庫學者葛來儀的回應。美國智庫與台灣對美外交工作的關係為何?美國智庫的發言為何引起台灣政壇和媒體的關注?
美國政府自尼克森總統以來,歷屆總統對兩岸問題一向抱持一貫原則,即雙方和平解決兩岸問題,但是,此一原則充滿太多變數,若以內外變數區分變數類別,則內在因素涉及美國國內政治運作,外部因素來自政府體制外勢力,我國為維護自身利益,自不能不對影響美國政府制定台海政策的外在力量多加探索,而此外在力量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智庫 ( think tank )。
台灣與美國無直接外交關係,智庫扮演了「二軌外交」的功能,曾經為台灣與美國,甚至台灣與全世界主要國家溝通的重要媒介。「智庫」一詞起源於二次大戰期間之軍事術語,意指討論計畫或策略之安全室。1950代起則表示與政府簽訂合約之研究機構,如蘭德公司,1960年起,智庫則泛指美國所有的研究機構或基金會。
美國智庫與大學研究機構之不同,在於智庫為以顧客為導向(client-oriented)之研究組織,它的主要職責在於針對重要內政、外交、經濟及社會福利問題進行研究和分析,然後提出具體而且具時效的政策建議。智庫的特色之一是在許多政策問題尚未出現之前,就適時提出預警和建議解決方案,具有獨特的政治敏感度和過人的效率。
廣義的說是一般用以指非營利性兼具學術性與政策性的研究機構,其目的在於應用其研究結果,影響公共政策。智庫是民主多元化社會的新產品、新動力。在極權及威權主義國家,政策研究多半為政府機關所壟斷,學者要就通過「得君行道」的模式,變成既有權力及決策結構的一部分,要就成為權力結構以外的獨行俠式批評者。
至於結合眾多學者和不在其位的政治人物,運用民間經費從事各項政策研究,並以團體力量試圖影響政治社會發展方向的活動,即使在西方國家,都還算新興現象;其中,尤以美國智庫最具代表性與特色,也最具影響力。
智庫雖然發跡是20世紀,但是政策專家顧問及知識分子生活在知識陰影下的政治生命,已有200多年的歷史了。在西方國家中,政策顧問曾以擔任皇室貴族的老師,教導王子成為未來領導人為首要任務,例如亞理士多德(Aristotle)教導亞歷山大大帝,聖尼卡(Seneca)教導尼祿,霍布士(Thomas Hobbs)教導英國威爾斯王子成為查理士二世等等,這群知識分子與統治者間的關係開啟了政策顧問與政府之間的關係。
近代的甘迺迪總統時代,延攬經濟協會(Council of Economic)顧問海勒(Walter Heller)傳授凱因斯經濟原理,為甘迺迪政府經濟政策提供建言,詹森總統時代聘請高登(Kermit Gordon)為政府預算把關等先例,正式將知識分子的專業帶入政府決策階層,使這些學者的專業領域與現實生活徹底結合,不但可以檢視專業的可行性,同時亦可為官僚體系的決策過程,注入新的思惟,知識分子更可藉由提供資訊或撰文影響領導人對政策制定的思考。
美國智庫對華政策的智慧,始於一個基本政治事實,台灣當局與媒體對美國智庫應該有正確的認識,始能正確有效的維繫台美關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