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貧富差距惡化 成為全球民粹溫床

38

在瑞士達沃斯WEF年會,今年與會的精英比以往更加富有。據彭博新聞分析,二○○九年與會的十二名富豪,現在的財富總共增加一千七百五十億美元。摩根大通執行長戴蒙的身價增加兩倍多,黑石集團執行長蘇世民的財富更激增六倍。企業領袖與富豪精英在論壇上高談闊論要如何對抗貧窮與氣候變遷;他們中有多人被指控遊說降低公司稅並反對改善勞動條件與環境保護的法規。
法國「黃背心」抗議,起因於反對政府調漲燃油稅,民眾認為柴米油鹽等基本生計更為重要。民眾上街頭抗議,焚燒汽車、掠奪商店,引發社會動盪並影響消費等經濟活動,迫馬克宏總統宣布提高每月基本工資、取消低收入民眾退休金加稅等措施,希望化解這場政治危機。但馬克宏仍拒絕恢復課徵富人稅,而這個能縮小貧富差距的稅,正是「黃背心」運動的主要訴求。
非營利國際救援組織樂施會(Oxfam)則在達沃斯論壇揭幕的同一天,發布了財富不平等「正在失控」的報告,世界前二十六大富豪的財富總額相當於全球最窮三十八億人的財產總和。單去年,富豪的財富增加百分之十二,每天增加二十五億美元。而全球最窮的三十八億人的財產則減少百分之十一。
貧富差距惡化主因,一是以美國聯準會為首的世界主要國家央行,為對抗二○○八年的金融海嘯,將利率降至歷史低點並施行量化寬鬆政策。使龐大的便宜資金如潮水般湧入股票、不動產等市場,使這些資產的價格迭創新高,富豪的財富也跟著不斷膨脹。
二是不公平稅制。樂施會指出,自二○○八年金融危機以來億萬富豪的人數增加一倍,富豪與企業的稅率卻是十年來最低。在富有國家,平均最高個人所得稅率從一九七○年的百分之六十二降至二○一三年的百分之三十八。川普政府二○一七年推出的新稅法,稱可讓中產階級喘口氣,實際上卻是嘉惠百分之一的最富族群。
貧富不均惡化在經濟低成長或不成長國家尤具破壞性,一般民眾所得停滯甚至減少,民怨油然而生,「黃背心」由此而擴大。民眾的經濟不安全感加深,逐漸喪失對政治領導人及既有體制的信心。
對不平等的怨氣早已在許多國家發酵,舉凡民粹政治人物的崛起、貿易衝突,及孤立和保護主義等趨勢,有大半因素是對全球財富和所得不均的反撲。歐洲在因應貧富差距擴大方面是徹底失敗。對現狀沮喪催生二○一六年的英國脫歐公投,並將川普推上美國總統的寶座,迫使德國總理梅克爾在接連幾次地方選舉挫敗後宣布不再連任,還促成了義大利、波蘭等民粹勢力掌權。
以美國為首的國家改採自掃門前雪的作法,在國際上採對抗態度,削弱了全球投資、貿易與經濟成長的動能,並阻礙世界合作因應氣候變遷等挑戰。委內瑞拉、土耳其等新興經濟體,民粹政府追求財政上難以為繼的施政,捨棄促進成長的投資而獨厚分配,拖垮國家財政,通膨飆漲,民不聊生。
樂施會在報告中也呼籲採取「人性化經濟」,翻修企業與富人稅與增加稅收,再將這筆錢用於教育和醫療等公共服務,以解決不平等和貧困問題,使所有人都受惠經濟成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