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藥猛吞仍難眠 醫生:白吃了

17

【本報桃園訊】年過七旬的山根爺爺(化名)長期有睡眠困擾,看了醫師、持續拿安眠藥,但夜半睡不著的情況似乎很難改善,每晚吞下的安眠藥漸漸從一顆變成三顆。日前在親朋介紹下,轉往設有睡眠中心的醫院就醫,經醫師問診與評估,才知道他白天不運動、常看電視打瞌睡,以及省錢不開客廳電燈等生活習慣,恐怕才是失眠主因,難怪服用安眠藥並未達到治療失眠效果。
台灣睡眠醫學會監事、林口長庚醫院精神科睡眠中心主治醫師黃玉書說,近年歐美各國學者基於睡眠科學研究,紛紛提出治療失眠的新觀念。舉例來說,美國西北大學專攻睡眠醫學的神經科學系教授Phyllis C Zee,近年為美國衛生研究院彙整睡眠臨床治療指引。
安眠藥 非失眠萬靈丹
Phyllis強調失眠的治療方法不只有安眠藥,應根據不同的大腦病理原因,使用不同的治療方法與不同種類的藥物。簡化來說,其中一大類的失眠型態與生活作息較有關,另一大類的失眠型態與情緒較有關。與生活作息較有關的失眠型態,關乎「恆定睡眠系統」與「日夜節律周期」的穩定性。前者指的是白天累積足夠活動量,夜晚才會想睡;若白天的活動量不足,晚上就容易輾轉難眠。
後者則是俗稱的「生理時鐘」,生理時鐘只受光線影響,在正常情況下,人們會在光線充足的白天保持清醒,傍晚後大腦才會慢慢分泌褪黑激素,所以人類到夜晚才會漸漸想入睡;若連續幾日挑燈夜戰或假日足不出戶地補眠,大腦分泌退黑激素不足,可能使生理時鐘往後延,一回歸正常上床時間就睡不著了。
黃玉書在臨床上看見許多白天少運動或午睡睡太久的長輩,以及熬夜追劇、打電動、趕工作報告的年輕人,其失眠多半屬這類原因。研究顯示,這種類型的失眠不一定需要吃安眠藥,可先調整作息、增加運動量、並注意白天要有充足光照等,必要時再視情況依循醫囑搭配褪黑激素或食欲素(orexin)拮抗劑等藥物即可。
另一大類的失眠型態與情緒相關,這源於掌管情緒的大腦皮質或邊緣系統失調,進而影響下視丘。下視丘是自律神經與內分泌中樞,一旦神經與內分泌異常,將使人緊張、焦慮、保持醒覺,所造成的失眠又會回過頭來強化不安的情緒。研究顯示,這類型的失眠適合短期使用安眠藥來控制,必要時可使用抗憂鬱劑與抗組織胺,同時要搭配非藥物治療(如認知行為治療)、改善生活型態,才能有效改善失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