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燭光──致老婆

14

川流在
妳燃燒的長髮裡的
是一群濃密的
白色火焰
微弱的體溫
卻能分解
我心中堅固的長夜
以微光書寫的孩子們
仍有著漂浮不定的影子
小小屋子裡,含苞著
許許多多
等待張開的眼睛
時間繼續吹動著
瑣碎的日常與黑暗
妳簡潔的呼吸
依然無聲的穿越著
我們,重疊交錯許久的
某些角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