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心祝福】高雄慢跑

16

文/周靜芝
去年四月我從美國回高雄奔母喪,這個曾經讓我得天獨厚近四十年有父、一甲子之久有母的光輝城市,倏然黯淡了許多。也就是一種孤兒的心情,我攀高雄如緣引親情,所至之處不自覺地皆感「草木亦有情」,即使路人,都能彷彿似曾相識。
到了年底高雄因「韓流」被提至國際視野,使我如此一位通常很「政治冷感」的,亦睜張了眼目追蹤家鄉近況,而且Google一個「韓」字即連篇累牘看不完的報導。
幼時被叫稱「文化沙漠」的高雄,一定今非昔比。如今我跨海隔洋地遠望高雄,或許不清不楚,然而看到的應該是「大塊面積」,腆稱而為犖犖大端,我為高雄祈福的便是「高雄慢跑」。
高雄不一定須與外國都市競美,它自有自己的獨特風貌和品味,好像藝術家總要尋求個人的美感識見。我見高雄議會急急想見到新市長的各類政績表現,也許盼高責深,可終歸各種養成都需時間培育。
中國大陸開放以來的城市建設,讓人看到的主在快與新,它們並非不好,可快也要有「節奏」,新也該有「創見」,一味地比拼與模仿,於長遠來說,恐非真的福氣。
韓市長競選時所提高雄之「又老又窮」,合該亦是另一種契機,一個轉型改變的時刻。我想高雄市民對韓市長一定信心十足,否則也不會讓長期的綠地一變而成藍天,願意給新市長、給自己新機會。如若識見高遠、目標清晰,那麼,市民耐心地與新市府緊密合作,什麼都能指日可待。我們位於遠地的鄉人,雖然只能「指手畫腳」,做不了實質的貢獻,我們仍能盡心祝福和期許。
耐心慢跑旨在耐力,永不放棄,時間表都在心裡的節奏,所謂水到渠成,不著不急、一步一印,自然成效。在講究快速與效率的時代,高雄慢跑絕非開倒車,反是領軍前導,人人都急衝鋒、亂槍打鳥,你氣定神閑、胸有成竹,那麼出手就是大家。
我們等待著高雄市成為所有華人地區的「最新範本」,既然時勢已然造了韓流,我們就等著韓流刮過帶來新的時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