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將至】 迎財神送窮神

18

文/依凡
古今中外,人人莫不喜富厭貧,古時,有「迎財神」之禮,亦有「送窮神」之俗。
古例,農曆正月廿九日為「窮九」,是日均行「送窮禮」──送走窮鬼,以迎接財神;在祭拜的時候,還要為文馨香禱祝一番。
唐朝的大文豪韓愈就曾以亦莊亦諧的口氣,寫了一篇〈送窮文〉文云:「元和六年正月乙丑晦,主人使奴星結柳作車,縛草為船,載糗輿粻,牛繫軛下,引帆上檣,三揖窮鬼而告之曰:『聞子行有日矣,鄙人不敢問所塗;竊具船與車,備載糗粻 ,日吉時良,利行四方,子飯一盂,子啜一觴,攜朋挈儔,去故就新;駕塵風,與電爭先,子無底滯之尤,我有資送之恩,子等有意於行乎?』」
除此之外,韓愈並於門楹上張貼春聯云:「一槍戳出窮鬼去;雙鈎搭進富神來」,此聯直截了當,把窮鬼恨之入骨,對財神又望眼欲穿,唯恐前者不去,深怕後者不來,乃以辛辣語句出之,令人絕倒。
自韓愈以來,送窮詩文層出不窮,大體來說皆把「窮」字予以人格化,彷彿有那麼一位不受歡迎的「窮神」,人人皆敬而遠之,深恐一旦被纏上身,會倒楣透頂,總要千方百計把他撇開才好。有兩首詩「送窮神」詩云:
勞爾相伴已多年,今朝餞別特開筵;
一碟豆腐一碗飯,三炷清香下草船。
對爾磕頭當速去,饒余活命沒多纏;
從今好把阮囊洗,等待明天好貯錢。
形影相隨欲半生,今朝設餞倍傷情;
清茶一碗聊為酒,炒豆三盤且當羹。
願汝順持貧槖去,讓余漸得債台輕;
匆匆別離莫流連,若然才算夠交情。
這兩首詩雖屬遊戲筆墨,但其既畏且厭的情懷,充分表露在字裡行間。
還有些人懶得去理會「窮神」,乾脆直截了當地和「財神」打交道;焚香膜拜者有之,默默禱告者有之,甚至有以威脅利誘方式出之。有一篇〈告財神文〉云:「人無金錢,百事難行,如肯相助促成,使我腰纏萬貫,當為你重修廟宇,再塑金身;不然,將具狀告之於十殿閻羅,治你個處事不公之罪,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再生,到那時,別道我無情。財神!望其自慎。」
如此為文,財神看了,真不知要作何感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