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story 57 時尚西太后 人生不設限

4

文/楊慧莉
有句話說,「活到老,學到老。」但有人卻在學習中忘了老。多數人心由境轉,但有人卻想辦法境由心轉。時尚界,人稱「西太后」的薇薇安.魏斯伍德即為以上兩種人的典範。從年輕至今,數十年來如一日,薇薇安對生命的熱情始終不減,且永遠活在時代的最前端。
生命軌跡
龐克教母
到環保鬥士
薇薇安.魏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 1941-)來自英國德比郡一個鄉間小鎮的勞工家庭,成長時期與倫敦的高檔生活無涉。她住在典型的工業革命小鎮裡,不知何為藝廊、也沒讀過一本藝術書或是走進過一間戲院。
意外挺進時尚業
十七歲時,薇薇安隨家人搬至倫敦的郊區小鎮,先是在當地工廠找了一份差事,後來接受師資訓練,學當一名老師。
六○年代初期,薇薇安的人生看似大致底定,她嫁給了德瑞克.魏斯伍德(Derek Westwood,她的姓氏即來自於此),生了一個兒子,並在小學當老師。除此之外,她有些藝術天分,喜歡於閒暇時做些珠寶,手也挺巧的,她的婚紗禮服就是自己做的,這也讓她漸漸走進了設計領域。
不久,她的婚姻觸礁。與德瑞克離婚後,認識了小她六歲的藝術系學生馬侃.邁卡倫(Malcom McLaren),後者帶她走進了藝術的殿堂。薇薇安與馬侃在一起後,攜手朝時尚業發展。他們先是開了一間兼賣馬侃的搖滾唱片收藏的二手服飾店。薇薇安也開始做些衣服設計,靈感多半來自馬侃反政府的叛逆思想,像是設計了印上政治訴求標語或圖像的T恤。
時尚界龐克教母
他們開設於倫敦的服飾藝品店,更名五次,漸漸的成為龐克運動的一個重要時尚中心。當馬侃後來成為龐克樂團「Sex Pistols」的經紀人後,薇薇安就成為樂團的時尚設計師,服飾店也常成為樂團聚會的場所。
在薇薇安的推波助瀾下,「龐克」這個起源於上個世紀七○年代英國音樂界的叛逆運動,後來逐漸發展成一種整合音樂、服裝與個人意識主張的廣義文化風格,因她協助「裝扮」了這種文化,把龐克造型帶進主流文化。薇薇安「時尚界的龐克教母」之名便不脛而走。
隨著龐克運動式微,薇薇安也不再滿足於此榮銜,她繼續與時俱進,不僅影響時尚流行,還引領潮流。八○年代初期,她與馬侃推出了「海盜」系列服裝,設計師身分首次獲得業界的認可;中期設計了「迷你箍裙」系列服飾,也深獲好評。期間,她與馬侃的關係也起了質變,親密關係不再,工作夥伴關係也只多延續了五年。
事業愛情兩得意
之後,薇薇安獨當一面,在八○年代末期聲名大噪,成為領先群倫的設計師,還曾連續兩年獲得英國年度設計師大獎的肯定。
此時,薇薇安的真命天子出現了。她在維也納學院教授時裝課時認識了小她二十五歲的澳洲學生安德烈.柯隆塞勒(Andreas Kronthaler)。安德烈愛上了白皙又時髦的薇薇安,兩人情同意合,之後結為連理,並成為事業上的最佳拍檔。
往後的二十年,薇薇安從洛可可時期的畫作和英國的古典服飾汲取靈感,創造了一系列典雅的針織連衣裙和格紋迷你裙,一個與自己同名的迷你時尚王國在二十世紀末也逐步建立。
而今,「薇薇安.魏斯伍德」是知名品牌,專櫃、店面遍及全球,銷售品項包括男女服飾、婚紗服、鞋子、襪子、配件、化妝品、香水等。二○○四年四月一日, 一場呈現薇薇安設計創意的回顧展「薇薇安.魏斯伍德:馳騁時尚界三十四年」在倫敦的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簡稱V&A)登場。這場展覽是V&A歷年來所推出的最大設計展。
為環保議題發聲
薇薇安在時尚界和文化上的貢獻讓她於一九九二年獲得了大英帝國勳章,二○○六年又加封為「女爵士」。
近年來,薇薇安把觸角伸及環保議題,她關心氣候變遷對地球生物帶來的不利影響,不僅在時尚場合為環保發聲,甚至把環保看得比時尚更重要。舉例而言,她在二○一四年的巴黎時尚周,為了宣傳氣候變遷的影響便以光頭現身;二○一五年九月開著坦克前進英國首相卡麥隆的私人住宅,抗議英國政府批准使用「水力壓裂法」開採頁岩氣;後來還發起「拯救北極」活動(Save the Arctic),設計主題T恤,召集各路明星來代言,有多位卡司共襄盛舉,包括喬治.克魯尼(George Timothy Clooney)等。她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商業利益,向消費大眾喊出「少買一點,但買好一點」(Buy Less, Buy Better.)的口號,畢竟時尚製造業對地球環境也會造成某種破壞。
處世之道
百無禁忌 活出自我
而今,薇薇安早已過了「從心所欲不逾矩」之齡,仍活躍於時尚界,也繼續為公益和環保發聲。先前,她宣布先生安德烈將會在她的品牌上掛名,並交由他設計服裝,大家以為薇薇安要退休了。結果,她是在老公的邀約下當起走伸展台的時尚模特兒,顛覆模特兒一定得是年輕妹妹的迷思。
我行我素就不老
前年,薇薇安出席丈夫於巴黎時裝周的服裝秀時,她向媒體透露她的青春祕訣,竟然是「別太常洗澡」,在一旁的安德烈則補充他自己是一個月才洗一次。言下之意,別太常洗掉身上的油脂,皮膚才能透亮光澤,看起來水滋滋的。
事實上,薇薇安為了環保而長期茹素、始終旺盛的求知欲,以及即知即行的行動力,可能才是讓她永保活力的青春露。
當年,她熱中於龐克的程度已經到了那種「你不贊成我就是反對我」的氣勢,因為她當時覺得「這世界這麼可怕,你如不抗爭到底,是想怎樣」,但事實上她也並非想當什麼聖人,只是想弄明白世上很多事情,也覺得每件事的結果都該是讓世界盡善盡美。她很感謝馬侃成為她的政治和文藝界的啟蒙老師,但馬侃與她最大的不同就是,「馬侃只在乎表面的成功,對事情多半是不求甚解的。」
智慧應與時增長
薇薇安曾於受訪時被問及「年齡與智慧及與自由的對應關係」,她認為「人會隨著歲月增長,變得擇善固執,因智慧來自於經驗的累積和對事情通透的理解;而作為女人,自己確實是愈活愈自在了,許多女人會經歷的中年危機,擔心不再性感,自己三十歲時就經歷了,之後就不在意了」。
儘管如此,薇薇安在先生的眼中依然魅力如昔。兩人的情感歷久彌新。多年來,他們相知相惜,在許多方面互補;薇薇安覺得從安德烈身上學到很多,但她也提供了安德烈一個安定的力量。
這些年來,夫婦倆因致力於環保,已經開始有共識要降低生產線了。不僅如此,他們還設計了男女可共穿的服飾,因為薇薇安認為,「如果夫妻共用一個衣櫃,買了男女皆可的服飾就不用買那麼多了」。
蓋亞假說的信眾
即便憂心氣候變遷的影響,再度拿出龐克精神為環保議題當起女戰士,薇薇安對地球的未來並不悲觀,因為她的時尚工作給了她機會,說說她覺得真正重要的事;也覺得一切都水到渠成,相互為用,時尚平台有助於她為環境發聲,而她的環保訴求其實對時尚也是有好處的。
此外,薇薇安也是蓋亞假說的信眾;她相信,在生命與環境的相互作用下,能使得地球適合生命持續的生存與發展,尤其是這些年看到許許多多的非政府組織、慈善單位和個人都有一些了不起的作為,讓她深感希望和備受激勵,深信這世界會愈來愈好。
而今,薇薇安闖蕩時尚界已超過半世紀,曾被知名女性雜誌總編輯費查(John Fairchild)點名為最有影響力的六大設計師之一,其在時尚界的歷史定位由此可見。
做什麼要像什麼
不過,薇薇安在受訪時被問及精神遺產時,她的回答卻是,希望自己活得夠久,可以看到人們正視氣候變遷問題,然後傾全力改善它。
「難道這個比你多年來試圖改變人們對穿著的想法更重要?」記者忍不住問。
「是的,我不在乎那個。我對人們也沒有任何期待,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死後的生命。直至目前為止,我很確定沒有這種事,而人走後就化為塵土了,對此我沒有遺憾,也寧可不要有任何立碑,就永遠化為烏有吧!」薇薇安說。
這就是時尚西太后,其人生態度近乎孔子的「未知生,焉知死」,永遠把握活在世上的每一天,盡其在我,身後事就再聯絡了。而她的人生也頗符合她對英雄的定義:「對我而言,英雄就是某個隨時準備昂首闊步邁出去、真正在過活的人。」
至於她經營大半生的時尚業,也只是增強其生命體驗的一種手段,因為她知道就算她待在教育界,她也會加入教師公會、創作教育專書,在教育領域有番作為的。
看來,在薇薇安的字典裡,做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做,而一個人隨時都可以熱情的投入自己所認定對的事情裡,沒有枷鎖,愛己所擇,為所欲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