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群小流氓的父親 一做20年

9

【本報新竹訊】「米可之家」生活輔導員張錦文二十年前應徵「助人的工作」,被拒絕兩次,他鍥而不捨,第三次終以誠意被錄取,沒料到因此成了一群「小流氓」的「父親」,無怨無悔一做二十年。
張錦文因公司搬遷台北而失業,二十年前他騎車路過新竹縣寶山鄉,看到一處剛落成的建物大門口張貼「徵助人的工作」,好奇按門鈴詢問,一位修女應門說:「這是藍天家園,為服務行為偏差的少年而設立,是社會邊緣青少年的中途之家。」
「修女問我有沒有社工等專業職照。」張錦文說:「我回答『證照沒有,只有愛心與勇氣』,修女要我回去等通知,但等了七天沒有回音。」第二次一樣石沉大海,他去按第三次門鈴,這回修女感受誠意說:『你來試試吧!』」沒想到「助人的工作」竟是做一群「小流氓的父親」。
藍天家園是已故新竹地院法官黃國兆不忍眾多少年徘徊在法律邊緣,因而向天主教新竹社會服務中心建議,設立安置邊緣青少年的中途之家。一九九七年落成啟用後的第一個園生,就是交給張錦文輔導。
為了避免園生在學校遭到老師、同學甚或學生家長的排擠,張錦文必須「如父如兄」,以家長的身分陪園生上學,參加親師會議。「孩子出事了」張錦文就必須到學校向人陪罪。
張錦文陪伴園生的原則是「方寸之間,將心比心」,對自己孩子付出的愛反而不如用在這群孩子身上的多,因為張錦文每周有三天與園生一起生活,持續二十年,「米可之家成了張錦文之家」。
這兩年,一例一休不僅困擾企業界,連「小流氓」也受害。修女鄭碧蓉表示,米可之家有二十七床,但一例一休施行後,為了依法保障六名生活輔導老師、二名社工與一名心理輔導師的工時,只能維持「二個家庭」各八名園生運轉。
「想進米可之家的人大排長龍。」鄭碧蓉說:「但我們要守法,受限人力別無選擇。」張錦文說,園生都來自問題家庭,進來前曾流浪街頭、一身江湖味,是外界稱為「小流氓」的青少年。一例一休後,聘不到「薪水很差、壓力奇大、愛心多多」的生活輔導老師,因此無力擴展規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