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片《幸福綠皮書》理解共存瓦解心中高牆

12

文/蘇士今
幸福、和平與共存真的很簡單 ,人都不完美,兩個不完美的人只要願意打開心胸,學習接受,社會上就會少很多歧異與對立。
《幸福綠皮書》在金球獎上勇奪了音樂與喜劇類的最佳影片、最佳劇本與最佳男配角等三項大獎,實至名歸,但可惜缺了維果莫天森男主角獎項,他的表現與最佳男配角馬赫夏拉阿里無分軒輊,不過奧斯卡金像獎的入圍名單傳來了好消息,這部電影再獲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剪輯五項大獎提名,期待小金人的光芒可以照耀在本片上。
這是一部暖心的電影,是一部古典樂與爵士樂共舞的電影,能讓我們空洞的心灌入了源源不絕的愛,說的是一九六○年代美國一位白人與一位黑人超越種族、階級,相知相惜的過程。兩位演技派男星一冷一熱充滿火花的演出,諷刺中帶有詼諧,不失嚴謹地處理種族議題,暖心卻不灑狗血,歡笑中的淚水卻是最幸福的。
黑人白人畫分界限
《幸福綠皮書》英文片名《Green Book》,這「綠皮書」在當時的社會具有何種意義呢?它記載著全美各地「黑人友善」場所,例如餐廳、飯店、加油站等,然而,書上卻寫著「享受假期,遠離煩憂」,說穿了根本是在警告哪些地方是黑人可以安全前往的場所。
東尼(維果莫天森飾)是義裔美國人,原本是夜店俱樂部的圍事,卻失業了。那天他到了卡內基音樂廳樓上的房間面試,原本以為是為「醫生」工作,哪知此Dr.並非彼Dr.,而是「博士」,而更令他驚訝的是此「博士」,還是個黑人。
非裔美籍鋼琴家唐薛利(馬赫夏拉阿里飾)穿著加勒比長袍,如皇帝般的坐在高高在上的椅子上問東尼:「你的強項是什麼?」當東尼回答「危機處理」時,這趟亦師亦友的保鏢兼司機的美國南部巡迴旅程已然展開了。
這是個有趣的面試過程,卻包藏了許多的擔心。其實東尼本對黑人是有偏見的,由他丟棄黑人水電工用過的水杯可見一二,如此的心態,如何與黑人老闆相處呢?而唐薛利可說是個不食人間煙火、高高在上的黑人,他又如何放下身段與一個粗暴庸俗的白人和平共處呢?
唐薛利與東尼的相處是個問題,但那時社會的氛圍才是最警醒人的。一個有崇高地位的古典樂鋼琴家,縱使在台上享有熱烈的掌聲,但只因他是黑人,也不能使用主辦單位的浴廁,不能在一般餐廳好好的吃一頓飯,更不能在一間像樣的休息室休息。因此,東尼對唐薛利所面對的處境不僅矛盾,卻更生氣。
唐薛利總是為有錢的白人演出,但他的背景——受高等教育、擅長的又是古典樂,儼然就是個白人身分,但他不是,儘管他總是抬高著下巴,總是慢條斯理、有禮貌,我們看到的是不安底下的高傲,哪怕是在車裡東尼有意無意播放著爵士樂,還嘲諷他是個黑人怎可不懂爵士樂,到此,只是告訴我們黑與白並不是絕對的,我們看到的是黑與白之間更多不同層次的灰,何來誰瞧不起誰的道理呢?
有勇氣能改變人心
「如果我不夠黑,又不夠白,那我到底是誰呢?」是的,到底是誰呢?在美國南方的唐薛利,站在路邊,看著那些在田裡工作的黑人,反之,田裡的人全都佇立著瞪視著他,「我到底是誰呢?」唐薛利是百分百的寂寞人,而且是不願跨出第一步的寂寞人,但在這漫漫的旅途中,誰不寂寞呢?在戲謔嘲諷中,一次次的矛盾衝突中,東尼懂了,而唐薛利的下巴似乎收了下來,這樣的改變讓人欣喜,但這只是這兩人間的火花,又該如何打破世俗的藩籬呢?
當然東尼也是寂寞的,只是他的寂寞是在見不到家人、想念家人,在沒網路而電話又不像現在那麼方便的時代,唯有透過寫信才能一解思念之苦,但是那直白的內容,在受過高等教育的唐薛利來說,是不以為然的,他不僅告訴東尼可以做得更好、更紳士,也可以寫出一封文情並茂的信。他因此著手修改內容,但想想東尼的老婆看到「與你分離令我痛不欲生,愛上你是我最無須猶豫的事」的字句,縱使心知肚明是唐薛利的口吻,如何能不雀躍暖心呢?
「光有才華還不夠,還得要有勇氣才能改變人心。」「訴諸暴力絕對贏不了,要贏,唯有保持尊嚴,尊嚴能戰勝一切。」是白人,是黑人,或是黃種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理解彼此處境的同理心,世界就這麼大,地球也是圓的,何必在你我的心中建立起如此的高牆呢?

圖/CATCHPLAY提供
圖/CATCHPLAY提供
圖/CATCHPLAY提供
圖/CATCHPLAY提供
圖/CATCHPLAY提供
圖/CATCHPLAY提供
圖/CATCHPLAY提供
圖/CATCHPLAY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