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中人生】AI介入的難題

2

文/重南
《人魚沉睡的家》雖改編自日本推理小說作家東野圭吾的小說,但片中的懸疑、推理氣氛薄弱,反而是描述家庭和人性的一部好電影,特別是本片對於腦死淪為植物人之醫病倫理、科技運用於醫療救護的極限,有動人而深入的探討,在醫學科技漸趨發達的今日,值得大家重視。
電影敘述正面臨離婚的夫婦,六歲的女兒卻在泳池因手指被排水管夾住,導致溺水過久而腦死。日本的法律規定,若依醫生判斷腦死而放棄治療,需簽署器官捐贈,才能由醫師判定死亡;但女兒因心臟未停止跳動,不算死亡,身為太太的,決定帶女兒回家長期治療,期盼有一天,女兒能醒來。
此時,先生主持的醫療輔助器材公司正發展AI輔助殘障人士的研發,有一研究員自告奮勇要以他更深入的研究,來幫忙董事長的女兒能藉由電腦和機器的指示,讓手腳活動,雙手能接收禮物,嘴角還能抿笑呢!
科技讓太太燃起希望,也發揮了母性,她把女兒當作只是睡著的嬰兒般,推著她散步、參加兒子的學校活動,卻引起大家的驚懼;兒子也因媽媽把姐姐當「展示品」而受人訕笑或霸凌;先生更因研究員花太多時間研發,而遭到公司董事的不滿和指責。研究員亦因深陷搶救植物人的熱情,而與女友逐漸疏離……最後,太太拒絕停止救援,持刀要殺死已腦死的女兒,在法律上到底是有罪還是無罪的衝突對話,是全片探討醫學倫理和科技輔助問題的高潮,最讓人動容。
這部電影讓人想起以前國內也有王曉民事件,一位媽媽長期照顧因車禍變植物人的女兒幾十年,真令人心酸。現在發展AI科技,可以幫助頭腦有意識的殘障人士活動,但幫助腦死的人無意識的活動,是否有意義?台灣安樂死的法律尚未有妥善的立法;長照的設施和實行亦未完備,想來無論醫界、科技界人士都可在本片得到省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