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歷史長廊 白先勇為傳統崑曲創新

5

文/郭士榛
台灣知名文學家、劇作家、小說家白先勇,近十多年,不遺餘力在海外、兩岸三地戮力推動「崑曲」藝術,達成保留、傳承經典使命。更令人佩服的是,白先勇花了近20年時光追尋父親,即抗日名將白崇禧足跡訪談,最後為父親立傳《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同時在兩岸、海外四處演講,達成白先勇「還歷史一個真實的白崇禧」的心願。
懷念閤家高唱滿江紅

白先勇每次回想自己父親白崇禧,總會不自覺吟唱一曲:岳飛作詞的《滿江紅》。
「怒髮衝冠憑欄處 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 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 八千里路雲和月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 空悲切……」
白先勇記得,當時祖父母住在家鄉桂林的郊外,父親常會開車載9名子女去看望父母,大約一小時車程中,父親總情不自禁唱起這輩子唯一會唱的《滿江紅》「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一路上大家慷慨激昂地唱,開心得不得了。
那時正是抗戰最激烈的時期,「小時不了解父親的悲壯心情,長大後才明瞭他心中有著岳飛直搗黃龍還我河山的惆悵心情,也深切明白父親內心多委屈。我決定開始收集史料、照片,也四處尋訪當年參與知曉事由的前輩,終在2012年出版《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一書。
奔走還原史實為盡孝
「花了許多心力,終於表達出身為兒子的孝心,也將事情真實樣貌還予歷史。」白先勇感慨地說著。
當年此書在兩岸三地同時出版,引起廣大迴響。白先勇指出,幸好當時大陸的政治氛圍已比較寬鬆,此書才可在夾縫中生存;即便如此,此書仍經過一年多的審查,才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發行。
這是第一次由台灣人以民國史觀念,介紹許多大陸人從沒看過的照片和史料、寫一位高級將領為國家爭戰到最後一刻的事蹟。召開新書發表會時,吸引了大陸40多家媒體,紛紛好奇的提問:「你父親怎麼死的?是不是蔣介石下毒毒死的?」
白先勇笑著搖頭指出,這個謠言傳遍大江南北多年,但真的是亂說一通!第二天,各報頭條的標題都是:「白崇禧不是蔣介石毒死的」。
屬於個人的八千里路
自2012年起,兩年間,白先勇在大陸開始他「八千里路」巡迴演講的旅途;大江南北,從西到東,自北京開始,坐高鐵、乘飛機,走訪了12個大城,整趟旅程猶如追尋父親當年征戰的足跡。白先勇笑稱,在美國他也跑遍各大城市談父親的故事,他的行腳比「八千里路」走得更多也更遠。
白先勇表示,每場聽眾都有不同回應,他特別記得在重慶講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那一晚和家人正在園中吃西瓜,聽到捷報全家人都歡呼跳躍起來!「現場重慶的聽眾,仍有人記得那個日子,居然跟我起了共鳴。」
從小即愛看書的白先勇,1956年建國中學畢業後,年少輕狂的夢想日後參與興建三峽大壩工程,因而以第一志願考取如今的國立成功大學水利工程學系。他很會考試,總是考第一名,卻仍於翌年發現所讀科系與自己的興趣不合,此後轉學國立台灣大學外國文學系,改讀英國文學。
一入文學便盡展光環
「我轉學成功後,如魚得水,找到了真實的我。」兩年後,他與台大的同學歐陽子、陳若曦、王文興等人共同創辦了《現代文學》雜誌,並在此園地發表了《月夢》、《玉卿嫂》、《畢業》等小說多篇,完全展現他文學才子的光環。
白先勇幼年時與家人在上海聽了梅蘭芳復出演唱的崑曲《遊園驚夢》,扎下他喜愛看戲的種子。至於白先勇對崑曲情有獨鍾,則要追溯到1987年,他闊別家鄉39年,首次返鄉,朋友知他喜看崑劇,邀請他觀賞上海崑劇團由蔡正仁、張繼青主演的《長生殿》,他雀躍不已,內心想著:「文革後大陸只有樣板戲了,沒想到還有人演崑劇!」
故居成了劇院和餐廳
看戲後白先勇驚訝於大陸崑劇依然保有極高藝術性,他興奮得立刻做東,宴請全體演員去粵劇院內的粵友餐廳吃飯,「一打聽地址,汾陽路150號,竟是我舊居,我過去的臥室,還成了粵劇院長辦公室,真是『遊園驚夢』呀。」
七歲時曾罹患「肺結核」的白先勇表示,在醫療不濟的年代,肺癆病無藥可醫,家人怕被傳染,將幼年的他一人關在這棟房子內養病。「我小時很自閉,不喜歡和人打交道,追溯原因應是被關在這房子裡養成了內向個性。」沒想到事隔39年再回故鄉,居然因崑劇和舊屋重逢,形成一種無法解釋的緣分。
「那一次重看崑曲,令我非常感動,認為這麼了不得的藝術,一定不能讓它衰微。」當時白先勇感覺:欲推廣崑曲,似乎只能是一場美夢。然而事情在冥冥中似乎早有安排。
青春版牡丹亭迴響大
有一次白先勇受邀到學校演講,介紹崑劇的美,他當時想,只靠他一人在台上獨講,沒有吸引觀眾的亮點,於是先向蘇州崑劇院借幾位年輕演員上台,以肢體示範配合他的演講。當時示範人之一的俞玖林年紀雖輕,但肢體和做工讓白先勇非常欣賞,開啟日後他培訓年輕演員之路。
此後他邀請俞玖林和沈豐英,擔任《青春版牡丹亭》男女主角柳夢眉及杜麗娘,受到廣大迴響。一轉眼,他製作的《青春版牡丹亭》自2004年起巡演已十餘載,期間走遍中國大江南北,走進30多所高等學府,接觸的觀眾人數多達40萬。
白先勇也透露,近年崑曲已推廣進入大陸學校,舉辦比賽匯演活動,出乎意料竟有16所大學學生報名,這些學生在沒有戲劇根柢下,竟然能在舞台上唱作俱佳,甚至四處巡演獲好評。2019年6月這批崑曲的年輕生力軍將來台展現他們的技藝。
讓崑曲既古典又創新

六百年前的崑曲,搬到21世紀舞台上,既要革新,又要保護其本身古典美,白先勇說:「明清時代的崑曲經常採用蠟燭、自然光,若要運用現代舞台燈光時,就需盡量還原古時的燈光美感。」
白先勇大膽創新,巧妙將現代話劇元素,一點點融入崑曲中,他重新設計演員造型,令服裝色彩更鮮明,妝容更細膩,吸引現代人眼光。白先勇對崑曲的喜愛,抱持一種使命感,他說:「吸引年輕觀眾是重要的,因為創造新的崑劇經典文化,就是年輕一代人的責任。」
《金豬報喜》推新書 演新劇
金豬才敲門,白先勇就以兩件大事向戲迷、書迷報喜。首先他的新書《八千里路雲和月》,將在國際書展向書迷問好;再者,開春後白先勇將再度帶著三齣新版崑劇《白羅衫》、《潘金蓮》、《玉簪記》巡迴台灣演出。
白先勇說,此次來台巡演的三齣劇,劇中人物各擁懷不一樣的情感,但同樣地摯誠深刻。白先勇特別推介國人少見的《白羅衫》,該劇主要描寫親情,內容是關乎人性的父子情義與罪惡救贖之間的掙扎。
至於《八千里路雲和月》一書,則收集了白先勇自2002年散文作品〈樹猶如此〉以來所發表的各類散文篇章,包含白先勇書寫走訪中國大江南北、追尋父親足跡的軼事。《輯一:家國情懷》主要記述他父親母親並及那個憂患重重的時代;《輯二:記人物》則是記述深交多年師友之間的情誼往來;《輯三:閱讀感懷》是這些年所撰寫的書評序文等。
除了談父親往事,書中還放入白先勇珍視的師友情誼與書評序文,包含作家李歐梵、楊富閔;畫家顧福生、奚淞;演員江青、林青霞等人的文章;特別的是,《八千里路雲和月》封面由書法家董陽孜題字,氣勢磅礴。
白先勇的父親白崇禧35歲完成北伐,一直由廣州打到北京、山海關,再由西安一直到東北,只離哈爾濱一百里,就可讓共軍潰敗,沒想到蔣中正突下停戰令,致使林彪敗部復活,最後席捲東北,破關南下,白崇禧最後竟敗於林彪之手。白先勇表示,父親的遭遇有些像岳飛,真的是「三十功名塵與土 八千里路雲和月」。
前幾年,大陸人民對民國史的興趣與好奇心濃厚,白先勇在各處演講總有數百上千的聽眾,他們聽得專注而認真。講到民國的光榮歷史:北伐完成、抗戰勝利,一時不禁激昂慷慨,白先勇高談闊論,忘了今夕何夕,更忘了大陸當時仍存在肅殺氛圍,讓原本不清楚民國史的大陸民眾,了解其中的背景和故事。
活動預告
◎國際書展期間,2月16日下午1:30,白先勇與奚淞在世貿一館對談,會後並有簽書活動。
◎《白羅衫》、《潘金蓮》、《玉簪記》等三齣戲,將於2月22日至24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

看書是白先勇最喜歡的閒暇活動。圖/許培鴻
看書是白先勇最喜歡的閒暇活動。圖/許培鴻
白先勇受邀談《青春版牡丹亭》。圖/許培鴻
白先勇受邀談《青春版牡丹亭》。圖/許培鴻
青春版牡丹亭 圖/許培鴻
青春版牡丹亭 圖/許培鴻
白羅衫 圖/許培鴻
白羅衫 圖/許培鴻
潘金蓮 圖/許培鴻
潘金蓮 圖/許培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