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衣」相送

5

文/陳招池
自從步入耳順之年,兒女都已成家立業,職業生涯也已步入尾聲,相繼卸下肩膀上的重任,得以過著輕鬆自在的生活;然而,「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我憂的是大限來時,那滿坑滿谷的衣服將何所棲?乾脆舉辦個「衣衣」相送的跳蚤市場,除了臭皮囊送去火葬場外,其它衣物都能有所依。
一生最熱愛逛衣服專櫃,結交了許多櫃姐,他們深諳我穿著的品味,每次有新貨到,總是LINE或簡訊告知,我便偷閒去逛逛。外子聽聞,一再耳提面命:「別再買了,穿不完太可惜,百年後連回收商都不要。」我不敢忤逆,回說:「放心啦!我只是出去散散心罷了!保證不會買。」
櫃姐跟我混熟,又是茶點又是咖啡侍候,閒聊中,總是不忘推銷新貨:「這件是妳的『菜』,穿穿看,沒買沒關係。」我怕試穿的後果,又是陷入非買不可的後悔中;她們商場的奇招豈是「購衣狂」所能招架,只要顧客肯上門,絕對被視為肥羊,哪裡肯「放羊吃草」,然而,這頭不算肥的老羊,卻是不知死活一而再,再而三進去被宰,「保證」的話語變成廉價的誠信。
回想當年家中長者往生後,他們捨不得穿的名牌衣褲,一夕間都丟進資源回收箱,房間清空,馬上改做其它用途,經裝潢改造後,彷若船過水無痕。莫怪人生太現實,長者回老家,媳婦肚子裡的囝仔誕生了,老人孝親房變成嬰兒房;將來輪到我時,難道不是這樣嗎?
誠然,生死處於陰陽兩界,許多禁忌都是內心恐懼造成的,不敢輕易去碰觸它。然而,死亡乃是生命的終點站,有生必有死,不必忌諱談論,生前自己可以作主、規畫,避免身後任人擺布。私揣自己的告別式,簡樸一點,做給活人看的戲碼別演了,謝絕花圈、花籃、輓聯等浪費地球資源的禮俗,熱熱鬧鬧為我舉辦一場跳蚤市場,將華服布置在會場四周,一定比大賣場還吸睛。
想到兒時到天主堂望彌撒,典禮完畢,神父帶來美國二手衣,舉辦賓果餘興遊戲,對中的人可以帶回自己喜歡的衣服,那時心情多麼亢奮,可以為自己增添一件衣服禦寒;現在時空環境改變了,應把「需求」改成「珍惜」,環保心應是我此生最終的奉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