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從韓國瑜開始 帶動首長的休假文化

25

執筆人:羅智強台北市議員
農曆年,我帶著家人去台中走走,逛逛花博、在遊樂園玩玩,專心的陪陪家人、孩子,連我以前天天必發的臉書,除了幾篇新年恭喜文,我的臉書也接近「放假狀態」。
問女兒們今年過年好玩嗎?二個女兒都說,這是最好玩的一個年。想想也是,這幾乎是過去十多年來,心情最放鬆的一個農曆年,也是一個可以好好陪家人的年。
從2007年加入馬英九團隊,參加馬英九第一次總統大選輔選,其後擔任總統府發言人、參與第二次總統大選輔選、出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因政治風暴下台、訪美一年、返台重返政治舞台、參與台北市議員選舉,這12年來,我的日子就是三件事,忙、忙、忙。
然而,在這個農曆年中,我也不禁思考,這樣忙,對嗎?
說起來,每一個階段,我都實在沒有不忙的理由與餘裕,還在馬團隊時,每天早上5點起床,晚上12點睡,發生重大事件,一天可能接個上百通電話。那時候的忙,可說是完全的「身不由己」。
然而,身體與精神長期的磨耗,確也讓自己的體力下降,更不要說,長期無法好好的、有品質的陪伴家人,也讓自己的心裡一直有所負疚。
等到離開馬團隊,好像時間可以自主一些,但實際上忙碌卻是有增無減,我意識到,這樣的忙碌,可能不只是環境使然,自己閒不下來,也是原因之一。
傳統中華文化,常說「忠孝不能兩全」,放在現在的台灣政壇,就是政治人物不能、不該休假,好像一休假、一放鬆,就是愧對人民。這樣的形式主義發展到後來,就是發生災害,首長一定要跑到第一線,或者是要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坐鎮災害應變中心,才顯得出自己的盡忠職守。
最有名的例子,2009年台灣發生八八風災,時任行政院祕書長的薛香川,在父親節當天、周六上午十點主動到行政院因應風災公務,工作一整天後,僅在晚上與家人陪岳父吃飯,之後又回行政院工作到深夜十二點。結果因為隔天早上發生小林村土石流事件,他在前一晚陪岳父「慶祝父親節」的用心,成為被批評的罪狀,遭到各方極其嚴厲的撻伐,他也因此心灰意冷,選擇辭去公職。
當時的我看在眼裡,其實內心覺得非常淒涼、不捨。天有不測風雲,在政界服務的人經常要取消家庭行程,但我們也總是想把握機會,能陪多少就算多少。
重大災害來臨時,希望公職人員、政府首長坐鎮指揮,犧牲假期,尚還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畢竟萬事莫如救災急。但若連一般假期,政府首長陪陪家人、休息充電也被視為可恥罪狀,是否就有些過頭了呢?
高雄市長韓國瑜,趁著農曆年假,陪家人出遊峇里島休息散心,享天倫之樂,遭到部分前朝人士批評,引起了不小的討論。
韓國瑜春節出國度假,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市長放假,局長才敢放假;局長放假,主管幕僚也才能放假。畢竟人都不是機器,「放假」的政治慣例形成,也才能讓所有政治人物以及他們的幕僚,更接地氣。
至於民進黨批評,為什麼韓國瑜放假非得出國不可,我想理由很簡單,就是高知名度的政治人物,必須要到一個「不會被認出來」的地方,才能放鬆起來。
西方文化與東方不同,認為休假是一個人生活必須的一部分,美國以公務預算,負擔總統的休假行程,民眾也都能認同,這些都有值得台灣借鏡之處。
或許,就從不怕挨罵的韓國瑜開始,讓我們想想,政府首長是否也該適度的建立休假文化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