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勿使桃園成工安災區

14

農曆新年初二,桃園市觀音區嘉里大榮物流公司,利用假日找包商雇外勞做倉儲冷凍工程,發生火災,奪走三名越南移工生命,另一名移工重傷。桃園是北台工商重鎮,近年來一再發生工業災難;去年四月,桃園平鎮區敬鵬工業廠房失火,犧牲六名消防員、兩名泰國移工。前年十二月,蘆竹區矽卡公司違建鐵皮屋宿舍失火,外籍移工六死五傷。
桃園這類因工業安全不周、濫用違章建築而釀災的案例不一而足。四年前的一月,新屋區違章保齡球館失火,六名消防員滅火時殉職。去年八月,大園區航站北路工地,土堆崩落活埋三名工人,雖搶救送醫仍回天乏術。其間還發生過吊掛鋼筋墜落傷人,個別作業員被機器捲頭喪命等職災,桃園為何會如此多發工安與職安的意外事故呢。
其實每遇重大災變,政府和輿論都會檢討,並從法制、執行、究責,與建築管理、化學防災、倉儲安全等方面歸納改善做法;行政處罰、司法起訴也已雙管齊下,難謂不重視工業安全與衛生。可是台灣的工地作業模式,在納入四十二萬產業移工後,已起化學變化,現行工安衛做法卻未必跟進這種變化。
營建工地的外籍移工多從事危險、辛苦、骯髒的工作,就算裝潢新屋亦可見台灣師傅蹲在陰涼處,指揮外勞攀高鑽低,鑿孔拉線。包商利用假日進廠維修設備,不乏台籍工頭調度三、五外籍移工,即進場作業。
台灣法制規定執行水電業務需有技師證照,現實卻是有證照的師傅動口不動手,實際操作者為沒有證照,且經驗不足的移工。冷凍空調、無塵設備均有配管、電流、電壓等技術竅門,經驗不足自易出事。
台灣業主與下包商間的關係也有質變,統一企業在高清愿時代,每次建廠竣工,會親自設宴感謝包商。貴為大老闆的他會回覆小包商陳情信,也願意提供統一既有機具,方便包商作業。他的正向思考是,包商與業主同心同德,做好工程,最終受益者是統一企業自己。
今之企業主與現場作業的小包商間多了一層統包商,由統包商掌管營造細節、監工、驗收,向業主負責。統包商多有固定班底的小包商,合作基礎不外利潤與人情,小包如雇用專業不足的移工,會影響工安與工程品質;最核心的改變是,失去了業主與現場作業包商間同心同德的一體感。
時代在變,企業主營運理念在變,勞雇關係在加入產業移工甚至逃逸外勞後,也已今非昔比;政府推廣工安衛運動,必須順應已變的環境,才能裨補缺漏。竹科在一九九六年至一九九七年陸續發生三場無塵室工廠火災,曾有一場火燒了三天三夜,百億元設備、數萬片晶圓,全付之一炬。但竹科與園區消防隊密切合作,定時演練聯合防災,火勢漫延即禁絕人員進入火場,三次火災僅一人受傷,至今二十年未再發生類似工安災難。
桃園毗鄰新竹縣、市,以直轄市的行政資源與人力,桃園市政府沒有理由做不到竹科的防災水平。市長、業管單位、企業主不應忘記那些為救災殉職的消防勇士,也不能漠視那些飄零異域的外籍移工,應從他們的犧牲中力求改善。市府對流動移工應積極布置工安衛教育,納為工安尖兵;並從減少現場工傷做起,以降低大型工業災變的爆發頻率,勿使桃園成工安災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