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進行式──Burdette Park

8

文/許柔
浮雲未起
天空唯老鷹不安
我正在穿越的低溫樹林
色澤單調
草坡捲起舌尖又前去
似被貓尾巴甩落耳朵的
每一棵樹,裸露
強壯的心臟
打顫前行
彷若被甩落一地的耳朵是我
重疊、發冷、安靜、口拙……
酥且金黃
騎電動代步車的女孩撞開筆直的樹影
沿路傾注她藍色的青春活力
而爬藤類堅持不畫特定形狀的夢
它另有途徑向上
被採油機具壓住的那塊地面快樂嗎?
以及,我問自己
兩度眺望過亨德森小鎮的俄亥俄河落日
生活裡是否也有一條想要勇渡的河?
枝幹是向上進行式
根是不爭轉頭走入漆黑的另一種
草坡是擴張進行式
狗兒德斯特想脫離繩子是狂奔進行式
我們與女兒的腳步聲是愛的進行式
零度C是下降進行式
而不忍徘徊的那個角落
有人種一棵樹緬懷他們所愛的人
啊,愈走愈熱,愈走愈熱
北美冬青樹朱紅的果子是火焰進行式
引來鳥群
燒紅春天
後記:
1. 2019年元旦步行美國南印地安那大學旁的步道並穿越Burdette Park有感。
2. 俄亥俄河流經肯塔基州北界,亨德森(Henderson)是俄亥俄河旁的小鎮。美國內戰期間,肯塔基州成為南北方的邊界州,俄亥俄河是南北軍的分界河。

冬青樹的朱紅果子
圖/許柔
冬青樹的朱紅果子
圖/許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