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讀生活】三個青衫之交

10

文/高愛倫
直白朋友窮,會不會不禮貌?在我深深喜歡的這一群當中,他們不會在乎吧!
他們讓我看到另一種人生:不必富貴也能慷慨大方、沒有分別心自然舉止悠哉、不攀高譏低就會善意待人。
聰明睿智的陳道明,具備讓人喜歡也讓人討厭的口才。他的生命,沒有祕密,沒有隱瞞,這真是嚇人的個性,但是,對朋友,他一向知道該說什麼或不該說什麼。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是雜誌社的小個子,這些年在中國開餐廳、開林場,千金散盡後,換得的竟是龐然大物般的身材。
當年他企畫的《女人女人》節目停播賦閒,就來我掌理的編輯部工作。
二十年前唱片圈宣傳頭頭王姐,轉告一位平面宣傳因父母老衰生活困頓,徵詢大家統一襄助三千元資助意願。我了解當事人生活與經濟狀況後,委託王姐代我轉交三萬元,當晚工作完畢閒聊時跟道明唏噓他人的不幸,道明立刻掏出五千元說:「我也幫一把。」
陳道明是一個買日用品一定貨比三家的龜毛哥,我常常因為他炫耀一罐咖啡一包衛生紙便宜三兩塊錢而否定他的人生寬度與深度,五千元事件把他頓時拉高兩百公分。
從那時候起,我就知道他會是我終生的朋友。
而後陳道明繼續回到唱片圈,再轉赴北京發展,台灣知名歌手多人信任他,託他買房置產,人人獲利,他卻只是服務至上,厚植友情而已。
道明的博愛與慷慨讓他難顧私囊。
他將母親接到武漢養老,所有沾得上邊的親戚,全成了他的受薪員工,目的是:「每天有人逗媽媽開心。」
他自建兩座農舍,我去短住過,這兩座純農村建築,永遠不會有房屋市場的行情,將來帶不走也不能轉售,所有鈔票等於栽進土裡砌進牆裡;我為他著急起來,他卻老神在在地說:「我當初都評估過,知道花了就拿不回來,但這些農舍本來就是要送給親戚的。」
這個人,陳道明這個人,從來沒把錢當一回事,他對自己沒有奢侈過,現在看起來已經像土得掉渣的老農工,但對朋友家人,他總是千般萬般的捨得。
我開工作室時,懂財務的黃榮正受聘來做我的助理。看來一臉老實的他,綽號木頭,但用了一個星期就洩底了,他話很多,他很愛笑,他還很會酸人,有時擦槍走火對我沒大沒小,我也就算了。
有一天叫他去存支票,他一會兒哭喪著臉回來,說支票信封從機車儲物箱的隙縫掉了,哪有這麼湊巧的事?我以為他開玩笑,他說:「高姐,真的全部都掉了。」我氣的恨不得叫他面壁罰站。但結果只是坐著他的摩托車到東勢派出所報案,我這老闆真夠慘了。
支票被人撿拾送回,我說送人家一點謝禮,木頭就買了一個昂貴的蛋糕送對方,我要他報帳,他堅持自己開銷,我想也好,不罰一下不長記性,就由他了。
我應酬,酒醉,夜返工作室,情懷氾濫,自己一個人踩著凳子登高,寫了一面牆的詩,第二天一進辦公室,看到木頭已經提著一桶白漆把一面牆的詩刷了一半,我還沒來得及責他毀了我的創作,他卻很認真的說:「高小姐,以後不要這樣,讓同事看到了多不好意思啊!」我寫我的詩,你是我的助理,幹嘛刷白我的詩?刷了就沒了,再好的詩句也不復記憶。但我沒怪他,我感覺得到他是真心的維護我。
中間有些年,黃榮正去香港做化妝品事業。
這個少年朋友,有時送我口紅,有時送我粉底,有時還嫌我衣服配色大有問題,被他數落實在是非常可笑的事,因為,他是經鑑定不用當兵的色盲,我卻被色盲奚落不懂配色!
我在高雄買了房子準備落戶,突然又轉念搬到基隆,簽了約,房款卻沒著落,我記得木頭曾經說:「高姐,妳的房子聽起來就很好,要賣的時候先告訴我好嗎?」
我本託高雄朋友住商的黃慧琳代售,但仍先問了木頭要不要看屋?他立刻坐高鐵下高雄。
看完房子,他一點都不掩飾,直接說:「喜歡。多少錢?」我說了價錢,也說仲介的服務費退給他;但黃榮正不但沒有還價,還說:「仲介費不必退給我,免得被妳念一輩子……」他戲謔完,又一本誠懇的說:「我這兩年經營得很順手,一直想找機會謝謝高姐,妳千萬不要跟我客氣!」
我常說高雄房子是一日成交,但事實上,是一小時成交,因為我有黃榮正這樣的朋友,我才能順利換住新居;謝謝天使朋友,謝謝命運把你帶到我身邊。
可以領取很多好人卡的李翔,目前在廣州滾石集團的餐飲企業任職。
李翔過度善良的溫和,有時顯得不真實。
青壯時期的李翔放下工作,到美國照顧年邁雙親,直到責任已了才重返台灣,錯過他最有機會翱翔的事業,但是,我沒聽過他有絲毫抱怨。
他曾是我的鄰居,我們門對門不鎖門,彼此都會不按電鈴就開門而入。
那天,他可能,不會記得;而我,始終不曾忘記。
爸爸過世那天,我在臥房嚎啕痛哭,李翔剛好來串門子,他聽到哭聲就直接到我房裡。看到他,我哭得更厲害,抽蓄的說:「我爸爸走了……」
李翔沒有說話,坐在床沿,一手握我,一手輕輕拍著我的背……有些友情的堅定,就是這麼簡單。
常常在我心中的朋友,不一定常常在我生活中;他們是我回顧人生時很重要的一種典型,很像戲劇裡的環境人物,不一定會深入劇情左右劇情,但是他們就是這樣的存在著,必需而且真實,不打攪人也不會被忽略。
我的窮朋友並非真窮,窮字只是用來凸顯他們的慷慨大方,不管是物質上的,還是胸襟上的,他們,真的是樂於照顧別人的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