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記憶】礙事的栗子

3

文/許述慧
周末早晨,原計畫趁假日灑掃崩壞的住處,怎奈上了趟市場,計畫全毀。
已連續第三年,在固定攤子買栗子。一是品質穩定,幾乎顆顆綿密鮮少發臭變黑,再來是此攤有賣少見的生栗子,我總愛在產季尾巴買上兩大包,如此一來,整年都不愁嘴饞。
生栗子買回,先用滾水燙過去膜後,就可丟進冷凍庫,日後洗米時順道丟幾顆栗子進去,不一會兒工夫就有栗子炊飯可享用。其中,又以用壓力鍋煮出的栗子飯味道尤佳,飽受壓力後栗子較單純蒸煮的口感更富層次,內餡軟綿外皮有彈性……怎麼煮個飯也這麼心靈雞湯?
冷凍儲存的栗子,可用來製作栗子燒雞、鹹甜湯品、麻油雞飯、零食小點,都很方便,我會按配額省著吃,直到下一次產季。
糖炒栗子是兒時與母親的回憶,因為回憶甜美,長大後幾乎是見一次買一次。但街邊那種用砂糖和小石子翻炒的栗子攤已很少見了,多改以機器翻炒,少了那股焦香和燙手的風險,滋味也打折不少。
之後在大陸見到碩大的阪栗也是用砂糖石子翻炒,很是驚喜,雖不若家鄉的小栗子質地好,但在寒冷冬夜裡吃下栗子,也是吃著鄉愁。可能也是因為如此,即便不是那麼好吃,我仍然見一次買一次。
前陣子品嘗朋友自己研發的蛋糕,過去她的手藝每每讓我驚豔,但這次的栗子伯爵蛋糕卻讓我失望,「這栗子泥是冷凍還是罐頭的?很難吃。」
朋友說是用法國進口的栗子泥罐頭,因為台灣栗子產量不多,品質也不穩定,不像地瓜泥容易自製,而她的蛋糕都是深夜製作隔日販售,只能採用罐頭栗子。
唉,還是吃不慣捨近求遠的罐頭食物。
今天,本打算整理家園,結果過程中老是刻意經過餐桌,剝顆栗子慰勞自己。栗子不像洋芋片可以三兩下大口吞食,要細心地剝殼去膜,麻煩許多,但之於我,就像洋芋片一樣會上癮。打掃計畫延宕不說,還想起許多兒時、求學、離鄉的往事……哎,真是礙事的栗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