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時刻】 也是圓滿

17

文/林念慈
在瓷器的發展史上,明朝人尤愛「碎器」,意指瓷器釉面有「裂紋」,這種因為胎和釉的膨脹係數所造成的物理現象,稱為「開片」;根據裂紋疏密和圖形的不同,分別稱冰裂紋、魚子紋、百圾碎、蟹爪紋、牛毛紋及鱔血紋……其中「冰裂紋」,意指如砸開寒冰,導致冰面碎裂而出現的白色紋路,欣賞這些瓷器的同時,彷彿也能聽見冰裂的細碎聲響。
明朝《遵生八箋》曾說:「官窯品格大抵與哥窯相同……紋取冰裂鱔血為上,梅花片墨紋次之,細碎紋,紋之下也。」比喻裂痕如鱔血在冰中流淌,十分精確而巧妙。這種特殊的紋路也成為一種獨特美學,因其透空的性質,被廣泛地運用在窗格、家具上,暗喻主人冰清玉潔、不流俗的氣性;後來甚至傳入日本,與楓葉、菊花結合,稱為「冰楓」、「冰菊」,還啟發了歐洲地區的馬賽克、鑲嵌玻璃等,足見冰裂紋有多麼深受世人的喜愛。
釉面出現裂紋,實際上是一種缺陷,在向來追求完滿的華人文化裡,實在是個異數,冰裂紋能夠大行其道,或許要歸功於歷史上最具藝術氣息的帝王宋徽宗,以及那樣一個懂得「低吟淺唱」、「梅影暗香」,能夠欣賞幽玄、靜謐的時代。其實東方美學最重神韻,一只瓶裡能斜插紅梅,成器;也能破除「器」的形體限制,穿梭虛實之間,悠遊廣袤天地。
後來,民間將「碎器」視作擋災的吉祥物,一者有「碎碎平安」的吉祥寓意,二來大家相信瓷器有靈性,自會幫有緣人消災;慈心,讓瓷器在美之外,更多了幾分瑩潤的光澤,顯得格外耐看。
如此想來,說不定每次遇到的小災厄,都是一個「避禍」的裂痕吧,生命雖幾經碰撞,但終究碎而未裂,反倒成為一種獨特的美感;若說碎器是個「美麗的偶然」,我卻以為「相遇即是必然」,天時、地利、人和俱足,才有了藝術史上的瑰麗;所以本沒有不該發生的事,也沒有不該受的際遇,人生易碎,我心圓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