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守護】 四把鑰匙

6

文/何佩梅
那天回娘家, 母親告訴我:「昨晚夢見你爸爸,他給了我四把鑰匙。當時不懂是什麼意思,今早起床後,發現陽台漏水的問題終於解決了!我不知道其他三把鑰匙是什麼,但我有預感,你爸爸一定在冥冥中護佑著我,讓我很安心。」
自從爸爸去到天國後,母親常常夢見他。兩人共處了五十八年的歲月,雖然前半生為生計及孩子疲於奔命,待父親從軍職退休後,也常讀書自娛,兩人的互動並不太多。但每天生活在一起的那分信任與依賴,如海水一點一滴沖刷著岩石的肌理,勾勒出屬於彼此獨一無二的刻痕,相信早已深入心底。
母親說,記得他們剛結婚沒多久,住在基隆某座山上用木板臨時搭建的房子裡,腳下踩的是泥巴地,還不時會冒出許多香菇。當時大姐已經出生,父親準備了一些木板,想搭蓋個有爐灶及屋頂的廚房,以免母親煮飯時總會被雨淋溼。
一天晚上,父親在軍營值勤,母親半夜聽到有人在搬運木頭。父親不在家,母親擔心小偷闖入,便大聲喊著父親的名字,假裝家裡有男人在。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響後,外面終於恢復了平靜,母親整夜抱著姐姐直打哆嗦,眼睛盯著天花板眨呀眨的,直到天亮……
第二天天空嘩啦啦下著大雨,屋裡也滴滴答答下著小雨,母親冒雨出門檢視,發現不單擺放的木頭全被偷走了,連鍋碗瓢盆都被洗劫一空,甚至菜刀都不放過,只剩下一塊洗衣板。她跌坐在地上,無語問蒼天。
晚上父親回來,或許是想安慰母親,竟然說:「幸好這把口琴沒被偷走,我吹個曲子給你聽吧!」母親當時沮喪至極,應該沒什麼心情欣賞,但我想,父親以樂觀的心境幫助她轉移低落情緒的心意,她一定收到了。
如今這四把鑰匙,我相信亦如那晚父親吹奏的樂音,在母親孤立無援、寂寞悲傷時,帶給她一次又一次的心靈慰藉。而我們做子女的,更應該成為那不論何時都在、為父母打開心鎖的心靈鑰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