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專家戴維思》帶7歲雙胞胎走遍7大洲

0

文/朱莉雅
對生於香港、成長於美國的學習專家戴維思而言,「旅遊」和「學習」一直是他不變的「人生哲學」,他除了在三十歲那年完成旅行七大洲、四十歲之前旅遊一百個國家,寫下屬於自己的紀錄,更希望有生之年能在安全的前題下,走遍世界每一個國家。
二○一五年十月,戴維思立下一個心願,他想在隔年暑假帶著四歲多的早產龍鳳胎(出生時僅六個月零十天),透過一年至兩年的環球之旅,在七歲那年父子足跡踏遍世界七大洲。這個心願,在去年十二月底耶誕假期抵達南極洲後,終於達成可向OWR(Official World Records)申請世界紀錄的門檻。
另一半深具冒險精神
戴維思說,太太宋燕如Isabelle是他少見富有冒險精神的台灣女生。從五歲起,Isabelle就是家中醋醬店及撞球間的生意好幫手,長大後家中沒錢給她補習,靠翻譯外文書苦練英文,托福成績接近滿分。中興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先前往法國讀書二年,後轉往美國波斯頓大學取得法律碩士學位,其後前往在北京的馬來西亞集團工作五年,回到台灣後進入奧美廣告工作。
兩人因緣際會認識後,不但成為創業夥伴,更經常出國旅遊探險,前後探訪近四十個國家。「沒經過評估和準備的旅遊,是冒險;經過萬全準備的旅遊,就是探險。」有趣的是,對於「家」的定義,兩人也不約而同認為:「相愛的人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志同道合的兩人,婚前婚後足跡踏遍全球各國,甚至因為不喜歡制式化的婚禮,二○○五年結婚時,帶著兩家長輩,分別前往馬爾地夫、泰國、杜拜、希臘聖托里尼島、埃及、台北、舊金山共七個國家和地區、橫跨四大洲舉行婚禮,而且每一場都有美麗的海灘、藍天和親愛的家人。
早產龍鳳胎前途堪憂
二○一一年,孩子不足月出生,住了許久的保溫箱,兒子健康成長,女兒則因為腦部有一塊像乒乓球大小的區域沒長好,被判定為腦麻兒,領有殘障手冊,連醫生也擔心孩子日後有可能終生不會走路、不會說話,或留下嚴重後遺症。連續三年每周不間斷進行早療,加上父母兩人的基因及一點運氣,同時也持續不斷對孩子提供各種感官和多元文化的刺激,孩子漸漸趕上進度,甚至某些方面表現得更出色。
「三歲以前,我們帶孩子到亞洲各地旅遊(包括台灣),最遠是到北美舊金山去探望爺爺。」孩子三歲半,Isabelle罹癌病逝,戴維思考量到岳父岳母的健康不佳,沒辦法照顧雙胞胎,決定日後帶孩子回美國接受教育,而在入學前的一年多中,戴維思打算帶著兩個孩子環球講學,六歲前回到舊金山準備入學。
父子三人的環球壯遊
二○一六年暑假,父子三人從台北出發,邊講學邊旅遊,足跡從港澳、馬來西亞,到大洋洲的澳大利亞、巴布亞新幾內亞,再到歐洲的英國、法國、葡萄牙、西班牙、安道爾,又飛到前蘇聯的喬治亞、非洲的突尼西亞等國,再回到美國巡迴各城市……就學一年後,二○一八年暑假取道法國法蘭克福前進東非的馬達加斯加、肯亞、烏克蘭、摩爾多瓦、亞塞拜然等國,二○一八年年底耶誕假期,則是取道南美阿根廷前往南極,回程時再拜訪巴拉圭和巴西……每一趟旅行,戴維思心裡總是想著:「如果Isabelle還活著,她也會很高興有這趟旅行……」
截至目前為止,兩個孩子已去過三十多個國家,戴維思則累計到過一三八個國家。「當初出發的目的,是希望在不理想中追求比較理想,讓危機變轉機──我是單親爸爸,希望在孩子入學前能多陪陪他們,再者,孩子是早產兒,其中之一更是腦麻兒,所以想用不同的方式讓他們親身體驗。」
多元學習孩子變優秀
戴維思表示,學習不光是坐在教室裡排排坐讀書,也不是靠死記死背來累積知識,而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透過旅遊體驗和親眼目睹,學習的效果會特別好。事實上,孩子回到美國後,除了英文說得不夠溜以外,其他指標和發展進度不但追上同齡孩子,甚至智能表現更優於同齡孩子。
「雖然孩子的媽媽不在了,但孩子身上留有媽媽愛冒險的DNA,而我和孩子相處的時間不曾變少,希望透過旅遊自學掌握進度,安排多幾種學習讓孩子進步,不是1+1+1=3 而是1+1+1>3000,藉此達成加乘效果,同時讓自己的工作有所加分。」戴維思說,今年四月他將帶孩子返台舉辦二十五周年感恩教學活動,持續讓家庭、工作和生活全都結合在一起。
旅行拼出學習地圖
單親爸爸一個人帶著一對不到五歲的龍鳳胎環球旅行一整年,光是想像過程中必須要拖著五、六個行李箱通關、抱著熟睡的孩子趕飛機……很多父母就打退堂鼓了。
巡迴世界各國講學的學習專家戴維思,不怕麻煩的儘量帶著雙胞胎繞著地球跑,因為他深信:全世界就是每個人最好的教室,只要願意去探索,就能像拼圖一般,在腦中逐漸拼出個完整的「學習地圖」。
旅遊不僅是看風景
「旅遊不僅僅是觀光而已,也是超越自我限制和極限的過程。」戴維思不可否認,旅遊所要面對的挑戰和突發狀況相當多,像這次去南極,小小的探險船上多達一百餘人,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一起生活十天,陌生人加上不熟悉的生活環境,不能說完全沒有危險,但他盡量把風險控制在一定範圍內。
再如,不論在飛往法國的飛機上,或是飛往阿根廷的飛機,戴維思都會要孩子直接說法語或西班牙語,向空服員要柳橙汁或食物或玩具,刺激挑戰孩子頭腦不斷反應和變通。
戴維思帶孩子去旅行,很少是直達目的地或停在當地不動,反而會刻意中途繞道而行,帶孩子特意搭廉航或開車到鄰近的「另一個國家」去小旅行,體驗當地人民的生活。「孩子們發現,也許只是短短的距離,但只要跨過國界,兩邊人民的語言、穿著、食物、宗教、空氣中的味道都不一樣。」
英法學歌劇學繪畫
他們在法國巴黎居遊的兩個月中,曾順道到葡萄牙、西班牙和安道爾、突尼西亞去旅行;前往澳洲雪梨時,曾到戰亂頻傳的巴布亞新幾內亞旅行;在倫敦上課時就開車到愛爾蘭旅遊……
更重要的,不論停留的時間或長或短,戴維思都會安排孩子在當地接受特殊的課程,例如倫敦和巴黎是戴維思父子三人停留最久的城市,原因一方面是戴維思個人很喜歡這兩個城市,此外,戴維思也在倫敦旅遊期間,安排孩子學習唱音樂劇中的主題曲,最後再獎勵孩子前往劇院觀賞《歌劇魅影》,讓孩子親眼欣賞完整的劇情,加深學習印象。
而在巴黎的兩個月期間,看到滿街俊男美女,連遊民也打扮得光鮮亮麗,加上沿街色彩斑斕、前衛爆發的塗鴉創作,處處充滿藝術感,戴維思靈機一動,讓孩子在學法語之外,又多請一位美術老師教孩子繪畫塗鴉。「巴黎是突破、感性的,和倫敦的嚴謹、自律氣氛截然不同,我們樂在其中、一延再延,作廢了兩次機票才依依不捨回到美國。」
藉助新科技豐視野
很多人以為,戴維思必然非常的「富有」,才能帶著兩個孩子旅遊一整年,但戴維思說,其實只要願意多做一點功課,就能掌握技巧找到便宜的機票。事實上,直達的機票通常是最貴的,願意多在幾個機場轉機,反而票價便宜許多。
也有一些家長擔心自己常識知識不足,不能給孩子足夠的啟發,戴維思鼓勵家長不用擔心,因為他也並非什麼都懂,常必須借助手機Siri的功能,詢問附近有哪些好玩的景點,像他從馬德里開車往巴塞隆那的途中,Siri就告訴他前面有一座運動場曾是奧運場館,於是他刻意停下來解說給孩子聽,當時孩子雖然天真的問:「什麼是奧運?」但後來在另一個時空下又看到奧運的五環旗,兩片記憶拼圖就完整銜接了 。

一家人在巴西聖保羅受到佛光山法師熱情接待。圖/戴維思提供
一家人在巴西聖保羅受到佛光山法師熱情接待。圖/戴維思提供
剛出發時孩子 還一臉稚氣。圖/戴維思提供
剛出發時孩子
還一臉稚氣。圖/戴維思提供
美國太皓湖滑雪。圖/戴維思提供
美國太皓湖滑雪。圖/戴維思提供
親子三人在巴黎度過幸福時光。圖/戴維思提供
親子三人在巴黎度過幸福時光。圖/戴維思提供
冰島藍湖臉塗湖底白矽泥膜舒適泡溫泉。圖/戴維思提供
冰島藍湖臉塗湖底白矽泥膜舒適泡溫泉。圖/戴維思提供
2005年在馬爾 地夫舉行婚禮。圖/戴維思提供
2005年在馬爾
地夫舉行婚禮。圖/戴維思提供
全家福。圖/戴維思提供
全家福。圖/戴維思提供
在南極地標前留下壯遊第七大洲紀錄的畫面。圖/戴維思提供
在南極地標前留下壯遊第七大洲紀錄的畫面。圖/戴維思提供
博得空服員喜愛。圖/戴維思提供
博得空服員喜愛。圖/戴維思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