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心理師 6色眼鏡看世界

1920

文/記者李祖翔

「人生充滿各種未知的可能性,我們卻習慣性帶著某種『眼鏡』看世界……試著讓腦子轉一轉、情緒鬆一鬆吧!心念轉個彎,生命無限寬。」這段話取自諮商心理師朱芯儀〈六色眼鏡〉的文章,作者重度視障的身分讓色彩別具新意,甚至讓人想探索她的「視界觀」。

因為腦瘤,17歲品學兼優的朱芯儀從人生勝利組的寶座跌落,視力、聽力損壞和右邊肢體不協調的後遺症,令她沮喪、萬念俱灰,但是她卻有個不想輸給挫折的靈魂,憑藉努力成為台灣第一位取得海峽兩岸證照的重度視障諮商心理師。

朱芯儀有視力、聽力雙重障礙,卻成為台灣第一位取得海峽兩岸證照的重度視障諮商心理師。圖/朱芯儀提供

和人相約在咖啡廳談事,她會像明眼人一樣正確地找到位子,好幾次被人懷疑她重度視障的真實性,她說,其實是巧妙運用「推理」功夫。「我還看得到色塊。」她所以能認準位子,不受阻礙,是知道咖啡色塊的是桌子,旁邊綠色塊的自然就是椅子。「不過還是會鬧笑話,有次在路上撞到高高的東西,看到綠、紅色塊,猜是衣服,忙說對不起,卻遲遲得不到對方的回應,才知道那是郵筒,哈哈。」儘管失去視覺,生活不便,但以小觀大的偵探「視」界讓她的生活變得格外有趣。

不斷進步 故事汰舊換新

「如果我說你氣色不錯,未必是用眼睛看的。」她的「六色眼鏡」並不是指有色眼光,而是對應色彩的思緒。六色眼鏡將思緒分為晴朗天空、理性化的藍色;爆發火山、情緒化的紅色;明亮陽光、樂觀化的黃色;暗淡黑影、悲觀化的黑色;素淨白紙、一般化(淡然)的白色和廣闊草地、創意化的綠色,「當你我專注在一種思緒上,如紅色,就會愈想愈氣,黑色則愈想愈悲哀。如果能讓思緒加點色彩,理性藍加上樂觀黃,就可以稀釋原本的衝擊,產生智慧、尊重、幽默與柔軟的特質,人生會更幸福。」她寫這篇文章的動機源自諮商的觀察,發現人們念頭不在「轉」而總在「鑽」,鑽牛角尖卻不轉念,失去了讓結果變好的彈性,如文章開頭的故事,當學生對飲料店老闆說:「你昨天算錯30元。」老闆不高興的說:「要當下講,現在不算。」學生只好說:「那就不還你錢了。」鼓勵人們掙脫慣有思緒的綁架。

諮商之餘,她的部落格文章也在累積,已經超過100篇,她希望自己的文字可以讓遇到困境的人充滿力量,「能像維他命一樣,助人提高抗體。」

朱芯儀挑戰獨木舟。圖/朱芯儀提供

小有名氣的朱芯儀不算一個小人物,她化弱勢為優勢的成長歷程,幾乎成為家喻戶曉的典範,不過在面對媒體提出相同的問題,如她的人生哲學跟障礙帶來的感觸時,隨著生命高度的提升竟能給出不同的答案,彷彿在提醒大家:「我不停留、滿足於過去,我不斷在成長、進步。」她的故事一直在汰舊換新。

但求無憾 做真實的自己

當記者問:「一番振作並取得如10大傑出青年的成就,現在還會有困境或挫折嗎?妳怎麼定義現在的自己呢?」她的回應是:「現在的我是個『真實』的人。失明前各方面都傑出,有了偶像包袱,活得痛苦;失明後找回自己,發現面對自己的時候最開心。不過自在不代表沒問題,只是我漸漸能跟自己相處,明白缺陷不是傷而是事實,不需要太多糾結。」

雖然她認為,人只要活著就永遠有問題,可是她有個不會陷入負面情緒的訣竅:認識真實的自己。即使是現在,她也會被人誤解,說她成名後心態不一,令她耿耿於懷,一旦醒悟自己原來是那麼在意名聲和別人評價的,並確定自己沒有變質,就不會那樣難過。

朱芯儀(右)去年10月完成單車環島,雖然渾身不舒服,依然看著前方教練的背影色塊,用力踩踏。圖/朱芯儀提供

有些人不放心給朱芯儀諮商,質疑「視障有能力嗎?」但她會放低姿態地說:「給個機會,我們一起試試好嗎?」其實她非常努力,每晤談完一個人就會用電腦做一筆紀錄,收拾好心情再進入下一個人的生命,可以說每天都在練習提起、放下,造就適切引導的本事,不只身障者會指名她來諮商,一般人也喜歡跟她相處,覺得心理師不「看」他們時可以輕鬆做自己。

明瞭人生無常的朱芯儀曾立誓不被視力擊垮一生,從此不斷修鍊自我,從獨木舟、飛輪、彈力球到國標舞都挑戰,去年10月更完成單車環島,雖然邊騎邊哭、頭暈想吐,依然看著前方教練的背影色塊,用力踩踏,她說:「這是一個團隊,我若鬆懈別人就辛苦……我捨不得他們苦,所以沒有放棄。」此外她拍了紀錄片、建立粉絲頁和youtube頻道,未來要挑戰直播,務求人生無憾,她的更多故事可在youtube上搜尋:朱芯儀_視障心理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