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中央地方各自表述的兩岸關係

22

日前高雄市長大談兩岸關係並對蔡總統大陸政策有所批評,總統府發言人隨即發表談話,表示兩岸政策屬於總統職權,要韓國瑜專心市政就好。
兩岸關係在歷任總統不同意識形態下有不同主張。可是主導權都在中央政府,地方只能配合中央的政策和法令進行城市交流或小規模經貿關係。去年底地方選舉結果藍大於綠,且台灣整體經濟情勢在兩岸關係凍結後,也急速轉差,地方觀光產業和農漁產品都大受影響,逼得這些縣市首長在當選後只能各自突破,去對岸尋找商機。
韓國瑜已表示三月要去大陸訪問,宜花東的縣長也有意在四月組團到對岸做城市交流;台北市長柯文哲對兩岸政策則時有政治性談話,從兩岸一家親到統獨是個假議題,以他特有的兩岸政策去論述自己主張。
在蔡總統兩岸政策仍停滯在不對話、不溝通、不談判的僵局下,各縣市首長已不耐這種只有對立沒有實質進展的兩岸關係;尤其蔡政府提出取代大陸經貿和觀光發展的南向替代方案不見成效時,人民已將不滿轉為選票,這些地方首長何以會感受不到呢?若在其任內還依照中央政策與法令去處理兩岸關係,自然不會令人民滿意;只好依各縣市特色去大陸訪問交流,看能否帶回一些商機,俾能促進地方發展,滿足人民發展經濟的需求。
總統府發言人說,蔡總統兩岸和國際政策,國際社會多所肯定。此種不知民間感受的說法,難以能自圓其說。從此心態可看出,未來蔡總統在剩下的一年任期不會在兩岸關係上有任何改變,反而會打壓、杯葛縣市政府各自努力來的兩岸經貿、觀光發展。
蔡政府三年來的兩岸關係一直害怕陷於「一中」的框架,即使「九二共識」的「一中各表」也不願意承認,以至於讓大陸直接主導「九二共識」闡釋權,讓台灣難以突破化解兩岸關係。單想以美、日對台關係來說明我們的大陸政策是令國際滿意,是自欺欺人的鴕鳥心態。
縣市首長也看穿蔡政府未來兩岸關係無作為心態,只好以自己的權責自行到對岸做城市交流以求單點突破,各自發表兩岸關係談話,如韓國瑜的「你濃我濃」、柯文哲的「先友後婚」,這些表態無非是想突破中央政府「四個堅持」的意識形態對立。
目前有關兩岸關係的法令或條例都躺在立法院難以推動,中央的冷處理在其執政優勢下可能凍結到明年大選後才會有新的情勢。人進不來、貨出不去,人民生活在經濟沒有辦法翻轉下,已對中央政府無所期待,只能靠縣市首長為自己縣市民謀福利;對縣市首長而言,自然不能讓兩岸關係再空轉一年,只得一頭熱想以城市交流去帶動地方經濟模式,以符合選民託付。
中央冷、地方熱,這是未來一年兩岸關係的新模式,此種不同調兩岸政策是好是壞?在一年後自然會在總統大選中反應出來,可是台灣經濟發展和兩岸關係若只能在每次總統大選中做為賭注,對台灣未來,賭注實在太大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