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從中道談華航罷工與領導文化

9

文/陳樹(中國文化大學兼任講座教授)
華航是代表國家形象非常重要之航空公司,其飛安與營運一直受各方所關切。華航雖是形式為民營之股票上市公司,但因其股權結構特殊、領導管理階層決定及營運模式深受政府所影響,外界視為國營事業。任何重大事件發生,基於政治等理由,政府部門交通部,甚至行政院或總統府都會介入。
回顧華航最近三年發生兩大罷工事件,一次是二○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發動罷工,此係中華民國首例空服員罷工事件,同日華航董事長、總經理隨即遭行政院撤換。次日何煖軒接任董座,勞資雙方迅即在晚間達成共識,資方同意工會七項訴求,工會當場宣布取消罷工。二十五日蔡英文總統強調新政府應認真面對空服員訴求,並要求行政團隊全力以赴早日圓滿落幕。
最近華航又發生台灣民航史上首次的機師罷工,機師工會凌晨宣布在大年初四、二月八日上午六時啟動罷工。有別於空服員罷工事件,總統府、行政院對於機師罷工保持沉默,交通部責由常務次長出面主持協商,歷經七天對峙方才落幕,華航同意機師工會五大訴求。
歸結兩次罷工發生對象、處理方式及政府介入雖有所不同,但造成華航、員工、旅客、股東及政府五輸之結果,卻幾乎完全相同。
兩次罷工華航估計影響旅客都超過二萬人,整體華航營運損失估計也都約五億元,空服員及機師損失也都逾千萬元。由於兩次罷工協調結果之承諾條件與社會期待、正常營運有顯著落差,將對華航後續營運及對其他行業營運造成不當衝擊。
華航兩次罷工事件及處理模式與造成影響,究竟是航空業的宿命,或是華航權力運作、領導管理模式、員工特質或運作文化所使然,因事件一再發生,愈演愈烈,後續還有很多問題待處理,且尚會延燒及影響深遠,值得深度探索與檢討。
從中道觀點回歸真相來看華航三年兩次罷工,應與領導與文化密切相關。在領導方面,華航高階領導與管理階層之更迭,政治層面之考量遠較公司治理為多。
領導者也不必為華航提出美好願景,也無須形塑堅定理念與核心價值,建立同心同德之企業文化;上下難以一心,自然各自為利益考量,也無法眾志成城。
在國際航空業競爭如此激烈,其他航空公司員工服務條件及酬勞未必都優於華航,何以不會發生重創勞資之罷工行動?每次號稱圓滿落幕,但卻一再重複及惡性循環,癥結及解決方案為何?值得共同省思。
究其實,只要對高階領導管理階層之決定能建立良善機制,減少政治干擾,且用人唯才,即已解決大半問題;其次領導階層應能描繪及落實合乎中道願景,並建立堅定開放、競合之中道理念,能促成上下內外同心;也必須共同建立更具誠信、倫理之互動與機制,可不斷追求創信與卓越之中道核心價值,促成同德。
老子說大道至簡。一切應都在領導文化違背中道所致,華航罷工事件關鍵在於主其事者是否願意公正無私、光明正大舉才,並致力於促成大家同心同德、眾志成城而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