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為自己剪枝

17

文/淡年
清晨,春日暖陽灑滿整個果園,果樹上站著一位揮舞著剪刀,正在忙碌的人。他一會仰起頭看看,一會側身瞅瞅,仔細打量著這一棵果樹,非常專注。
中等身材,皮膚黝黑的張師傅,笑起來滿臉皺紋,人也特別憨厚。父親信他,每年春天都會請他來為果樹剪枝。你千萬不要被他破舊的衣服所迷惑,他的剪枝技術十里八鄉都認可。
父親要我給他當下手,順便可以學一學。他見我來,便問:「小伙子,你會剪枝嗎?」「你知道哪條枝是多餘?剪枝有哪些技法?在哪裡下剪刀,尺寸多少……」聽完他的話我傻了眼。
張師傅見我下不了剪刀,他又發話了:「看見前面那棵樹沒,假想它原是一棵綠葉密布的樹,你的任務就是剪掉見不到陽光的枝丫,去掉密枝、枯枝、蟲枝,其他的我來做。」經他這麼一說,我的信心又來了。
我揮舞著剪刀鋸子爬上了樹,咔擦咔擦,一根根枝條應聲落地。我忽覺自己太殘忍了,我心疼那些被剪掉的枝條,長了一年多不容易啊。不過,一想到去年那些見不到陽光,青澀的果子,我再次揮起了剪刀。
我要讓每一根枝丫都能沐浴在陽光裡,陽光下生長的果子又紅又甜。果樹與人好像有通性,人們也都喜歡心裡充滿陽光的人。
樹的頂端有一根粗壯的枝幹,長得特別高,抬頭看,就像長在藍天裡。我正遲疑,張師傅看了我一眼:「為什麼不把它剪掉,你想讓它長成鑽天楊嗎?那棵枝,吸收了太多的養分,採摘也不容易。」我在想,這根枝,等到秋天得生多少果子呀。
「園裡園外的道理多著哩,過日子也要像這剪枝一樣,該捨棄的一定要捨棄,你才能成為贏家。」張師傅見我猶豫不決又說了。
這哪裡是剪枝師傅,簡直是個「哲學家」嘛。想想生活中,不正由於太多的瑣碎、無意義、陰暗的事情牽絆著,讓我們狼狽不堪。一味地貪圖「得」的快感,而忽略了「捨」的智慧。
春天來了,是時候修剪一下自己了,讓我們內心也沐浴在陽光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