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迴廊】 五元的溫度

10

文/林琇琬
小時候最愛的事就是去找阿祖(外曾祖母),她總會在家,總坐在靠窗的大床邊,讓陽光灑在她白皙的臉龐。她習慣坐在床沿,雙腳晃著,頭有些斜傾著地想著、說著許多事。
我從沒聽過阿祖說過誰的壞話,我心裡有事時,都會去找阿祖訴苦,阿祖總聽著、總笑著,沒有多說,或摸摸我的頭,或塞一個大大的五元在我手中,那時的五元很大一個,總會塞滿我的小手,阿祖說:「吃個甜甜的吧,吃甜甜的,心裡也會甜甜的。」我看著手中的五元,想著雜貨店中的甜甜的零食,心中的悶氣總會不見,含在口中甜甜的滋味,讓原本苦苦的感覺也不見了。
有一次我媽知道了,在阿祖面前罵我不該拿錢,阿祖微笑地說:「那不是錢,那是我的愛,我愛我的小寶貝,讓她自己去買零食給自己吃,妳也要生氣我?」媽媽說:「阿嬤!我不是生氣妳,是生氣孩子拿妳的錢去亂買。」阿祖說:「錢是我給她的,妳這樣生氣,我只覺得是妳在氣我。」媽媽不再多說話,只是氣呼呼地看著我。
我問阿祖:「妳都不會生氣嗎?阿嬤和我媽都常生氣罵人,妳怎麼都從來不罵人?」阿祖說:「生氣一定會有的,但是壞的話,一定要從我們的嘴巴說出來嗎?」這句話當時聽著還不甚懂,但現在我已能深刻體會那是阿祖的溫厚。
後來阿祖還是常常塞給我大大的五元,直到我十歲那年,她離開人間。阿祖往生也已三十多年了,但我永遠忘不了我手中握著五元的溫溫滋味,也永遠記得阿祖手上暖暖的溫度。我期許自己能成為像阿祖那樣溫厚的女人,總是微笑,總有溫暖的給予,總是接受許多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