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主題徵文–新歲】 無聲的聲音

8

文/筱荻
小娃兒裹在溫暖小被子裡的模樣,讓人不禁想趨近逗弄一下,他則神情自若佇立一旁,擺擺手讓我知道那是他的曾孫,一面輕推娃娃車。
他簡單生動的肢體語言引來注目,人們開始聚攏過來。他一手握著奶瓶,一手用來做手勢,冷清的管理室突然間熱鬧了起來。小娃兒一歲半,可稍稍行走,他用手指擬摹「行走」與「稍稍」,淺顯易懂。原來,毋須言語,這一刻,無聲的聲音宛如音符此起彼落,叮叮咚咚的敲進每一個人的心坎。
約半年前他開始來到運動場快走,常與他擦身而過的我,朝他招招手已成自然,他總半是驚訝半欣喜,每每綻開如陽光般燦爛的笑。然而有那麼一次,在我的舉動驚擾他之後,像是撥雲見日月般,我有了深層的領悟,讓自己的善意與熱情適得其所,是體貼的再昇華。
運動場上的他高舉雙臂搖擺身軀,氣勢力壓山河,不容輕忽。使力的聲音發自他微啟的口中,對不明就裡的目光,他不以為忤,依然勇往直前瀟灑至極。腳踩大地、迎向晚風,他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他的曾孫純屬意外,因為孫子仍在高中就學,兒子是受刑人、媳婦行蹤不明,足不出戶的老婆同為喑啞人士。種種際遇,豈是坎坷兩字可涵蓋,但他的志氣可不容人為之鼻酸,義不容辭參與朋友兒子的選務工作,馬不停蹄、東奔又西跑,不顯倦意反見喜樂。
希冀不久之後,他可以將照顧曾孫的重擔卸下,重回運動場上來,因為,夜晚的運動場缺少了他,甚是黯淡寂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