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的轉彎處】 只要活著就好?

8

文/欲言
我是一位職能治療師,臨床服務多年來,看到、聽到許多生病歷程與生命故事,決心提筆與讀者分享,希望藉此提供大眾另一個觀察面向,進而思考是否調整自己的生活方式、改變照顧他人的態度和作法,讓自己和共同生活的被照顧者,都能更加健康、快樂。
雅珍年約60歲,因為腕隧道症候群來進行術後手功能的復健。雖然時常因為要等復康巴士載先生一起來醫院洗腎,或者因為要到宮廟拜拜,無法準時報到,但她進到治療室時,不會像當下許多自我意識很強的無理病人,任意來來去去;反之,她總是客氣地頻頻說抱歉,跟我們重新確認時間後,靜靜地在外頭等待,等重新約定的時間到了才進來治療。
雅珍雙手都罹患了腕隧道症候群,是因為長時間獨自照顧臥床的先生所導致的。她的先生是慢性腎臟病患者,因為長期洗腎加上年老後的多重併發症,身體到後來愈來愈虛弱無力,照顧上的負荷也就愈來愈重。
幾年前,雅珍先生突然中風半癱,生活上需要的協助就更多了。除了用鼻胃管進食外,無論是在床上翻身、拍背,還是要從床上抱起來坐到輪椅上,或是換尿布、清潔身體、穿脫衣服等,全都需要雅珍跟女兒的幫忙。但因為女兒白天要工作,晚上回到家也累了,所以大部分的照顧工作都落在雅珍身上。而在照顧先生的過程中,因為雙手時常要托著先生沉重的身體,久了就開始麻痛起來。
「別小看這些日常的功能,身體健康時做起來很輕鬆,照顧身體能活動自如的病人也還算可以;但如果要協助不太能動的病人,他就像一攤肉那樣癱在那裡,一個人照顧起來真的非常吃力。還好,後來請了外籍幫傭在家照顧,分擔了很多壓力。」雅珍淡淡地說。
就在生活勞務看似因為有外籍幫傭而減輕許多時,雅珍的先生開始出現突發病況,常常需要即時送急診處理。
有一天,雅珍來到治療室時不停地流著眼淚,在我們的詢問之下,她哭著說:「我先生又進加護病房了,我看他這樣實在覺得好心疼、好可憐!躺那麼久,還要每個禮拜用復康巴士載來醫院洗腎,真的是很辛苦!我想跟醫師說不要急救了,讓他好好走啦,結果我女兒就一直罵我,說不可以不救爸爸,還說如果我簽了那個放棄急救同意書(DNR),會遭到報應。我看我先生幾次這樣進出加護病房,真的好可憐……」最後,雅珍還是順從了女兒的決定。
無論如何都不肯放手讓患者尊嚴地活、好好地走,究竟是為了誰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