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7】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31

16

佛教對「青少年教育」的看法 7
文/星雲大師
青少年如何學會關心別人

【問】現代的青少年,多半生活條件都不愁吃穿,要什麼有什麼,卻也造成以個人享樂為追求的目標。請示大師,青少年要如何學會關心別人?

【答】人活在世間上,不能一味地只想到個人的利益,因為人的生存,是靠著家庭、學校、社會,乃至全世界的人類、士農工商各階層賜予的資源和關注,甚至是大地的普載、上天的護覆,山川、海洋、空氣、日月的滋養才得以存在。既然人生是在這麼多善因善緣的成就之下而存在,不也應該主動回饋、主動關懷別人嗎?
綜觀新聞報導,其中不乏青少年打架滋事、結黨尋仇的社會事件,那都是由於不懂得尊重別人的生命而引起的。新時代的青少年,由於生活環境優厚,不少人傾向於個人主義、享樂主義,以個人的需求滿足為追求目標,絲毫不懂得尊重別人、幫助別人。不懂得關心別人的青少年,即使將來功成名就,也會顯出自私、自我的一面。所以,學會關心別人,是青少年學習上的一大課題。應當如何引導他們用一顆善美的心,關懷周遭的一切呢?
其實,小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有關心別人的潛力,例如父母生病了,他們會表現出關心和同情,試圖解決問題。報紙曾經刊載,英國一位父親糖尿病發作昏倒,年僅二歲的女兒從廚房裡拿出一袋糖,一匙一匙餵食,因而救活了他。除此,對於受傷的動物,小孩子也會積極展現幫助的行動。及至長大,因為受環境、教育方式等影響,才造成少部分青少年的冷漠無情。
其實,青少年時期擁有無限的熱情,只要再給予為人處世的正確引導,培養悲天憫人的心,他們也能以實際的行動幫助別人,以寬大的胸懷體諒別人,以坦蕩的胸襟尊重別人。
要讓青少年學會關心別人,首先必須讓他懂得關心自己,好比學習規劃自己的生活、愛惜自己的身體、關心自己的前途、加強自己的學業、注重儀容整潔、禮貌周到等等。倘若連關心自己都不會,哪裡談得上關心別人呢?
《詩經》上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青少年除了關心自己,也要進一步學習關心家庭,體諒父母的辛勞,協助父母打掃環境、揀菜、洗碗、接待客人等等。家庭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關心慣了,自然就會關心別人。
此外,青少年時期養成寫日記的習慣,藉由每天對不同的人表示關心,即使是路上遇到的、車上看到的人都行。讚美這個人怎麼好、那個人怎麼好,讚美久了,也會養成關心別人的習慣;內心所想的都是好人好事,人生也就過得積極樂觀。
父母的言行也能影響孩子的行為,好比父母樂於助人,間接地就在家庭裡製造關心他人的氣氛,相對地,小孩子有了關心別人的環境和機會,也就能發揮關心他人的潛力。還有一個途徑,就是身為家長者,可以鼓勵孩子投入社區的志願活動中,讓他們找到幫助人的地方。
青少年時期,凡事都要建立目標,沒有目標,就像人徘徊在十字路口,無所適從。造福人群也是一個目標,目前許多國家正在流行一種以幫助別人來度過假期的休閒方式,好比到窮鄉僻壤的地區教授英文、救濟貧苦,到許多病殘、弱勢的機關團體當義工等等。倘若你心心念念都想要創造社會的美好,心心念念都想幫助別人遠離苦難,無形之中也會增加自己的慈悲心,增加自己的動力,也會升起救苦救難的菩薩行為。
也有許多青少年,自小就積極關懷別人。例如「國際兒童解放組織」總裁魁格‧柯柏格(Craig Kielburger),十二歲的時候便發起成立「解放兒童基金會」,為拯救世界受難兒童而努力,成為舉世所尊敬的青少年;台灣斗六國中的沈芯菱,以廿六張電腦證照的實力,為農民架設銷售網站,解決農產品滯銷問題,不但拓展了農產品市場,也嘉惠了農村社會,相信這種善行也能成就他未來在社會的地位。青少年時期就想未來、想服務,長大以後必然也是心心念念關懷別人,又怎能不像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一樣,為人所尊敬呢?日後的前途當然也將是不可限量。
付出關懷,能讓事業、學業受挫、心靈受傷的人,有了重新面對人生的力量,甚至愛的力量還可以讓植物人甦醒,何樂而不為呢?而且關心別人不僅為自己帶來歡喜,也能讓自私的人變得慷慨,讓怯弱的人變得勇敢,讓怠惰的人變得勤奮,讓刻薄的人轉為寬容。關心的力量擴而大之,那麼世界和平的一天也就指日可待了。(待續)

【讀者回響】
改寫人生
文/羅先生

閱讀星雲大師在《人間福報》九版連載《佛教管理學》的「用謙虛對治傲慢」一文,對照自己這段渾噩人生的上半場,心有戚戚焉。
出生在優渥家庭的我,從小父母什麼都是給我最好的,但我卻把這些資源拿來當成呼朋引伴、逞兇鬥狠的工具。因為出手大方,身邊圍遶的朋友言聽計從,而使自己常有高人一等的錯覺。因為父母的寵溺,年少輕狂的我,不把一切看在眼裡,終於在一次為朋友慶生的餐宴上與人發生衝突,失手鑄下大錯。
事發後,父母終日以淚洗面,後悔因忙碌疏於對我的管教,於是四處奔波求神拜佛,只為求得被害家屬的原諒。每次會客也總是叮嚀我要多懺悔,多念經、抄經,為被害人回向。訴訟期間,父母為我積憂成疾,相繼辭世,這時我才徹底醒悟。
服刑至今已十二年,每天的念經、抄經已成固定作息,不只回向給曾被我傷害的人,還有在天上對我始終放不下心的父母。感謝大師,讓我透過《人間福報》,再次省思自己的人生。

分享: